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六章 凤楼错

作者:静冥|发布时间:03-24 20:27|字数:10991

(一)

不知不觉,就到了新年了,郁寒和墨风来到夜寒国,也差不多有一年了。

听着外面的爆竹声和小孩子的笑声,郁寒懒洋洋地往嘴里扔了一颗杏仁,接过账本看了起来。

正红色胭脂近两日卖出了一百零三盒;同色口脂卖出了九十七盒;花钿卖出了一百五十盒;梅花露卖出了四十二瓶……

看到这,郁寒才想起来已经到了新年,再环视一圈遥忆阁--冷冷清清,没有半点喜庆感。

“怎么?不开心吗?”墨风端了一盘热气腾腾的年糕给郁寒。

那年糕洁白如玉,每块上面都用胭脂画了惟妙惟肖的锦鲤,虽然样子十分诱人,但是却没能提起郁寒半点食欲。

“没事,就是想冥宸了?!庇艉菜挡磺遄约盒闹械淖涛?,所以只好胡言一句。

“新年确实应该吃个团圆饭?!蹦缣房戳艘幌缕判⊙┑奶炜眨骸凹堑靡荒昵?,我们也是在一个雪夜来的南歌城,只不过那时,我的眼睛还没好?!?

“嗯?!庇艉闷鹨豢槟旮?,心不在焉地啃了起来:“好像每年新年我们都是这么过的?!?

墨风看了看自己和郁寒,又看了看遥忆阁:“跟街上比,遥忆阁确实冷清不少,但是有一个地方,一定是独一无二的?!?

“嗯?”郁寒又啃起了另一块年糕。

“我们的桃花酿要不要尝尝?!蹦绲幕耙鹆税追锖椭孛鞯牧督?。

“嗯!”郁寒三口两口吃完手中年糕,扯着墨风朝后院跑去。

桃花林中,不知何时被挂上了红色绸缎和新春结,配上嫣红的桃花,竟有说不出的红火。

不用说也知道,这是墨风做的。

看着郁寒如花的笑靥,墨风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醉一场吗?”

“干了!”郁寒走到一棵桃花树下,挖出了五个古旧的坛子。

“你背着我藏了五坛三百年桃花酿?”墨风似笑非笑地看着郁寒。

“不行吗?”郁寒打开其中一坛倒进两个酒杯中,给了重明它们一坛。

“有好酒不告诉我,先罚你一杯?!蹦绨岩桓鼍票莞艉?。

“我们来划拳?!庇艉豢谝”芯?,挽起袖子开始和墨风划拳。

两人喝的正开心时,一个梅花侍女端着托盘过来了:“姑娘,改月布庄的衣服送来了?!?

郁寒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梅花侍女下去。

“还有一张地契?!泵坊ㄊ膛泵由虾蟀刖?。

“知道了,走吧?!庇艉媚诹Π衙坊ㄊ膛瞥龊笤?,锁上了后院的门:“腻腻歪歪的烦死了?!?

墨风小饮了一口酒,和郁寒继续划起拳来。

白凤和重明在一旁争着,争酒的同时还不忘尽可能的多喝。

最后,二人二鸟一同醉倒在地,任由飘落的桃花为他们染上一片嫣红。

郁寒倒在墨风怀中酣睡,重明枕在白凤的翅上安眠,这一幕,有着说不出的和谐,同时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愫。

(二)

郁寒醒来后,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两张花笺,花笺上落满了桃花,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郁寒拿起一张花笺细看,发现是梅倾城寄来的:郁寒姑娘,我已找到了兰乔不是我娘亲的证据,希望你可以过来帮助我,救出我娘亲和爹爹。

这个玉屏风便作为给姑娘的谢礼。

玉屏风?

郁寒四处寻找一番,发现了一个百纳囊,囊中确实是一座精美的白玉屏风。

而另一个花笺,是兰乔寄来的,她邀请郁寒和墨风去看她做“面具”。

“不错不错,这个我一定要去?!庇艉衅鹧劬πα诵?,推醒了墨风:“走,我们去卷烛城玩几天?!?

“这是什么?”墨风拿起郁寒的百纳囊倒了倒。

“哎,别倒……”郁寒急忙阻止墨风。

话未说完,一座玉屏风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墨风身上:“你……”

“噗,哈哈哈……”郁寒笑得前仰后合,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下彻底把墨风砸醒了:“你怎么不早说?!?

“我还没有说完,你就把屏风倒出来了,不能怪我?!庇艉槐咝σ槐甙哑练绱幽缟砩咸穑骸懊皇掳??”

“没……诶?”墨风看了一眼郁寒,瞬间有一种想把屏风砸了的心情:“你在问哪个?”

只见郁寒上下敲击着屏风,不时把脸凑近了观察着。

“问你啊?!碧绲奈侍?,郁寒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到底有没有事?”

“没事?!蹦缍偈毙那榇蠛?。

“没事就开工吧,晚上我们去卷烛城?!庇艉樟似练?,抱着重明朝院门走去。

“来回要半年呢,你就不怕耽误生意?”墨风实在搞不懂,郁寒大冷天的为什么要往卷烛城跑。

“听我的,用不了三天就能到?!庇艉俸僖恍?,跑回了落絮楼。

(三)

据郁寒所说,这次要做的名叫凤楼错,至于具体功效,郁寒总是不肯说,不过听名字,应是和凤频楼脱不了关系。

首先用到的就是丁香,丁香加杜康酒,大火蒸煮两个时辰。

然后把冰片研成粉末,兑入三十滴麝香后文火慢炖,直至完全融化。

匆匆把冰片和丁香放在火上,郁寒就和墨风提着花囊跑去了暖房。

“你先剪下整朵曼珠沙华,之后去阁楼找我?!苯伺?,郁寒面上显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决绝:“希望我们能平安地回到遥忆阁?!?

“全部剪下?”墨风不相信道:“全部剪下它就不能再生了?!?

“嗯,大不了我再去挖一株?!庇艉乱痪浠熬腿チ烁舐?。

墨风叹了一口气,手起刀落,把曼珠沙华连花带茎切下了。

扎好花囊,墨风便去找郁寒了。

阁楼中,郁寒刚刚捞出了那几个金色大蚌:“取珠?!?

墨风掏出匕首,割开了上下两片蚌壳之间的薄膜。

见薄膜已被割开,墨风开始用匕首撬起蚌壳来。

没撬几下,蚌壳就打开了,露出一颗浑圆通透的血珠,还散发出一种草木的清香。

郁寒从腰侧抽出一双玉筷,用极快的速度夹起血珠扔进了一个盒子。

剩下的几个大蚌皆是如此,郁寒很快就收集到大大小小五颗血珠。

取了血珠,郁寒把大蚌推回了水中,又连切了几个秋波果,接了一大瓶秋波果液和秋波果一同扔进了水中。

“这次需要取这么多吗?”墨风看着那五个盒子皱眉道。

“需要?!庇艉押凶邮战税倌赡遥骸霸偃ト∫磺晗?,二两薄荷,放在一起蒸煮一个时辰?!?

“还有吗?”

“没了,你先回去吧?!庇艉绦糇呕?。

墨风应了一声,又看了郁寒一眼,转身朝浣花间的方向去了。

郁寒又剪了所有半开不开的茉莉,和几支半开的红玫瑰、黄菊,最后去院中剪了一花囊的白梅花苞。

(四)

回到浣花间,郁寒打开装茉莉的花囊,细心地挑选着合适的花瓣并摘下放到一个大琉璃碗中。

挑完茉莉,郁寒又开始挑白梅,把两种花都挑完后,冰片早已融化成水,郁寒把白梅放进炖盅,用火漆封好口蒸煮起来。

等白梅蒸煮好拧出花汁,郁寒又蒸煮起了茉莉。

刚把茉莉放在火上,重明和白凤就开始叫了起来。

忙的焦头烂额的郁寒哦了一声,抚了抚它们的头:“真懂事,不然肯定要过头了?!?

墨风把放丁香的炖盅启开火漆,拧出花汁在一个干净的碗中,又蒸煮起麝香和薄荷来。

把麝香放到火上,墨风倒了两碗酒给重明白凤:“好像长大一些了?!?

郁寒丢了一颗血珠和锉刀给墨风:“它们本来就长大了?!?

确实是这样,重明刚到遥忆阁时,算上尾巴都只有手臂长,白凤来时,也和重明差不多大。现在,它们差不多有半人长了。

当然了,这个用来衡量的人是郁寒而不是墨风。

“再长大一点就可以当坐骑了?!蹦缡稚涎凶叛?,眼睛却一直盯着白凤。

白凤正小口啜饮着一碗酒,被墨风这么一看,它差点呛到。

重明早已喝完了自己的酒,看到白凤哪里还有大半碗,它就溜到白凤身边大口喝了起来。

“郁寒,你怎么把重明养的和自己一样???”墨风把重明拨到一边埋怨道。

“它怎么了?”郁寒把研出的血珠粉倒入一个盛着蓝色液体的碗中。

血珠粉一倒入蓝色液体中,蓝色液体就冒气泡来,冒完泡,血珠粉就融在了蓝色液体中。

“既然能融化为什么还要研磨?”墨风忘了重明这个茬,把锉刀一扔,举着血珠就要放进蓝色液体中。

“不行!”郁寒急忙阻止墨风:

“这是明语水,只能一点一点地融化珍珠内丹一类的灵物,整颗扔进去至少要三天才能融化?!?

“明语水?”墨风拿起锉刀,继续研磨着血珠。

“书上的记载而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庇艉读硕端嵬吹氖郑骸昂孟袷且蛭渖险渲橐没嵩谒沃锌谕抡嫜??!?

“口吐真言和我们有没有命回来有什么关系?”墨风把手中的血珠粉倒进了明语水中。

“明语水加血珠,会让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说出实话,所以遇上不好对付的,就可以抓她弱点了?!庇艉讼萝岳蚋?,自己继续研磨着血珠。

“不好对付?怕是只有疏骨那样的吧?”墨风无所谓的笑道。

郁寒却凝重地摇了摇头:“我有一个猜测,如果是对的,我们可以想办法借刀杀人?!?

“你就不怕自己出危险吗?”墨风有些担忧地看着郁寒。

“所以才需要凤楼错啊?!庇艉妨舜秆?,瞄了一眼沙漏:“茉莉和麝香都差不多了,把花汁拧出来吧?!?

墨风熄了火,找出几个干净的碗和白绢,开始拧花汁。

(五)

郁寒把玫瑰和黄菊分别放进两个炖盅,又开始蒸煮起来。

等玫瑰差不多蒸煮好了,郁寒和墨风手中的血珠也研磨完了。

黄菊还要再蒸煮半个时辰,所以与墨风先滤起了玫瑰花汁。

“这凤楼错虽用料简单,但制作起来很复杂啊?!蹦缈醋琶媲案魃幕ㄖ溃骸芭谜饷锤丛痈陕??”

“蔷薇为春,玫瑰和茉莉为夏,黄菊为秋,白梅为冬,共同混成四季花露。且蔷薇黄菊性凉,玫瑰茉莉性温,组合到一起再用性平的白梅提香?!庇艉托牡亟馐偷?。

“最后只是香味绵远,并没有什么大用?!蹦绲?。

“呸!冰片和薄荷性凉,麝香和丁香性温,组合在一起也是香味悠远,但提神功效倍增?!庇艉溃骸霸俑ㄒ曰ɑ?,就可以化解任意迷阵及有迷幻效果的香,而这些,正是凤频楼擅长的?!?

“那明语水和曼珠沙华又是干什么用的?尤其是曼珠沙华还剪掉了一整株?!蹦缈醋抛奥樯郴幕彝锵У?。

“曼珠沙华花为雌,茎为雄,有聚魂的功效。分成两瓶可以提升我们的灵力,以防有人想把我们的魂魄弄散?!庇艉谝桓鐾胫卸胰肓税肫壳巨甭叮骸爸劣诿饔锼?,只要对方嗅到就可以发挥效用了,所以加进去也没什么?!?

郁寒讲解的正开心,重明又突然叫了起来。

“哦,黄菊好了?!?

墨风拧完玫瑰汁后就待在一边饮茶,看到黄菊好了,才站起身去拧黄菊花露。

郁寒把冰片、丁香、和麝香薄荷露混到一起,又兑入了三滴沉香露。

兑入沉香露后,一股清凉的香味就萦满了整个浣花间,闻之让人精神一震。

墨风把拧出的黄菊花露端到郁寒面前,看着她调香。

郁寒不知道,墨风最喜欢的就是她调香的时候,因为这时候的郁寒没有平时那副?!盎敌难邸钡难?,眉宇间尽是恬淡与认真,眼波流转的眼睛此时也更有光彩。

首先就是把五种花露的份量调好,然后再把这几种花露倒在一起搅匀,最后倒入梅花露提香。

倒入梅花露后,郁寒把这一碗花露分成了两份,分别放入了曼珠沙华的花和茎。

“曼珠沙华你不是一直用蒸煮的方法吗?”墨风端过一份花露嗅了嗅:“味道倒是不错?!?

“曼珠沙华本就是无根水组成,不过遇到杜康这种万谷精华酿造的酒就会定型不融于花露。至于怎么用,自然是视情况而定?!庇艉衷诹椒莼吨屑尤肓艘恍┟饔锼?。

墨风从橱中挑了两个玉瓶,把凤楼错装进了里面。

“好了,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子时出发?!庇艉衩匾恍?,抱着重明和白凤回了落絮楼。

(六)

子时,郁寒指挥着梅花侍女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到了马车上,自己则宝贝似的抱着一个大箱子上了马车。

墨风把一个背囊扔进马车,朝驾车的梅花小厮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可以出发了。

在郁寒身边坐定,墨风才想起自己的白凤。

郁寒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大箱子,笑得十分不怀好意。

墨风看到箱子一惊,立刻打开朝里面看去。

里面是两个大蛋,一个莹白如玉,一个艳红如火,里面的光芒照的蛋壳十分通透,隐约可以看出里面的鸟形。

“这是白凤和重明?”墨风一脸不相信地看着两个蛋道。

“嗯?!庇艉靡獾溃骸拔矣梦扌鞑荽碳に墙?,进化后没准能帮上不少忙呢?!?

“它们两个会有危险吗?”墨风轻敲了蛋壳几下。

“别敲了,它们到了时候会自己出来了,你这是在打扰它们?!庇艉杆俑巧狭讼渥拥母牵骸爸劣谖O?,我也不知道。不过进化对它们百利而无一害?!?

听到不会害了它们,墨风才放心的点点头。

“不过……”郁寒的话又让墨风揪起心来。

“不过什么?”墨风强压着性子道。

“不过进化完有一段时间会很贪睡?!庇艉笮ζ鹄?。

墨风在郁寒的下巴上轻捏了一下:“贪睡又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也一样?!?

“墨风啊,我们来谈谈你的工钱吧?!庇艉弥付巧艘幌履绲牧?。

“你就没给过好吗?”墨风无奈道。

“真的吗?”郁寒装傻道。

“嗯?!蹦缡挚隙ǖ牡阃?。

“那你买东西的钱是哪里来的???”郁寒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呃……”墨风这才发现自己入套了。

“嗯?”郁寒继续笑道。

“不知道,反正爷就是有钱?!蹦缢柿怂始?。

这下轮到郁寒沉默了--墨风确实很有钱,因为他在夜寒国“不月城”之称的玉棠城有整整一个坊区的产业,上至夜寒最大的药行“一药生”,下到街头卖馄饨的摊子,都在他名下。

(七)

这次,郁寒他们只是坐马车到渡口,剩下的路就靠乘船了。

郁寒租的凤首船早已停在渡口,她和墨风各匆袖袋里抓出一把干花,化成了一众仆婢,指挥他们搬着箱子背囊,浩浩荡荡地上了凤首船。

这条凤首船上彩绘颜色鲜明,船头有一只展翅欲飞的金色凤鸟,凤冠和凤眼用各色宝石妆点着,极尽奢华。

“这船的规格已经是皇室规格了,你是怎么弄到的?”墨风抚着崭新的栏杆道。

“这是百里惜香给我的?!庇艉庸桓龊煲率膛死吹牟?,吹了吹里面的茶沫:“我救了她的命,所以她就给了我一艘凤首船?!?

“不错,看来她还懂点事?!蹦缂衅鹨桓鱿航热谥校骸澳阌钟惺裁床虏??说来听听?!?

“你看这字迹?!庇艉淘ヒ幌?,从袖袋中掏出了梅倾城寄来的花笺。

墨风盯着花笺看了起来,越看,他眉头皱的越深:“这字?!?

“没错,你看这个屏字,还有这个谢字。字的折角和她的字是不是很像?”郁寒指了几个字。

“就是她写的。梅倾城记起自己爹娘一事肯定已经被兰乔发现了,所以这字迹应是她找人模仿的梅倾城的字?!蹦绶治龅?。

“而她们之间肯定是有合作的,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挑拨?!庇艉壑芯骶∠?。

“嗯。虽然她算不上什么狠角色,但是少了她,我们日后会舒心的多?!蹦缛粲兴嫉?。

郁寒点点头,把花笺一收,拿起一块桂花糕啃了起来。

(八)

不知是凤首船本来如此,还是被郁寒改过了,它行驶起来极快,岸边的风景飞一般地倒退,只用了两天,就到了卷烛城。

墨风一直都没有想到可以走水路,不过水路确实比陆地少了许多弯弯绕,尤其是这两天赶上顺风顺水。

卷烛城的建筑有一些是圆形的屋顶,屋顶上还有一个金色尖尖的尖,整体上属苦留风格。

凤频楼在卷烛城边的一座无名山上,被挖空的山体用作囚室及卧房一类的杂用,而地位较高的人可以住在山顶的九层凤频楼中。

因为是夜间到的,所以郁寒和墨风被左护法安排在了凤频楼的一个房间中,等明天再去见兰乔。

“天色不早了,二位早点歇息吧,明日我自会带二位去见凤主?!弊蠡しú淮星榈陌鸦八低?,就关门走了。

郁寒极有深意地看了墨风一眼:“今晚要委屈你一下了?!?

“嗯?”墨风被郁寒看的打了一个冷战。

“因为只有一张床?!庇艉老茸诖采?,然后才坏笑着说道。

“没关系,”墨风坐在了郁寒身边,笑得比郁寒还要坏:“出了遥忆阁我就是你相公,睡在一张床上才对?!?

“不要?!庇艉牧伺拇餐返牡窕ǎ骸拔乙桓鋈怂肮吡??!?

墨风直接躺在床上,占去了一半的位置:“我睡床也睡习惯了?!?

郁寒虽气得要死,却又没有办法--自己总不能睡在地上吧。

“你能不能再无赖一点?”郁寒推了墨风一把。

墨风手臂一张,占了整张床,用行动回答了郁寒。

“小人!”郁寒气骂道。

“好了,快点睡吧,别生气了?!奔艉?,墨风又起身哄起她来。

郁寒哼哼几声,在床的中间拉了一条细丝,又吃了一枚丸药:“这是巫宁蚕丝,沾上的部位会奇痒无比,只有我有解药,所以?!?

“我可是很安分的?!蹦绨衙婢咭徽?,闭上桃花眼睡起了觉。

郁寒吹熄了灯,也沉沉睡去。

(九)

清晨墨风醒来,发现郁寒像一株藤蔓一样缠在他的身上,拉都拉不开。

想了想,墨风没有叫醒郁寒,而是伸手把她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然后才再次入睡。

日上三竿,郁寒依旧睡得正香,墨风推醒了郁寒,瞄了一下她的胳膊和腿。

郁寒顺着墨风的目光一看,脸刷一下红了,急忙老老实实地躺会自己那半边,闭起眼睛装睡。

“别睡了,一会还要去见兰乔呢?!?

“哦?!庇艉炝烁隼裂?,坐在妆镜前开始梳妆。

今天,郁寒易容成了一个男子,脸上还用胭脂画了一道从额头拉到眼角的红色伤疤,让俊美的容颜一下狰狞了不少。

“怎么样?我的真容还是不错的吧?”铿锵的男声从郁寒口中传出。

墨风立刻就明白,郁寒是说给门外人听的。

“你今天怎么以真容示人了?不怕被人取笑脸上的疤痕吗?”墨风压低声音配合郁寒道。

“说的也是?!庇艉俅巫搅俗碧ㄇ埃骸拔一故且兹菀幌掳??!?

说着,郁寒就在脸上贴了一张美人面具,变回了一个曼妙女子。

直到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郁寒才舒了一口气,又在面具上易容了一个男子面孔。

一共易容了三层,墨风也有些搞不懂郁寒要做什么了,不过现在的她脸皮厚是真的,细看之下也有些别扭。

“郁寒姑娘,墨公子,早饭就在门外,你们吃好后去一层大厅就可以了,凤主在那里等你们?!币桓銮忧拥纳粼诿磐馇昧饲妹诺?。

“知道了,不过我不是姑娘?!庇艉媚猩氐?。

“哦,公……公子”门外那个怯怯的声音有些慌张,应了一声就跑下了楼。

墨风大笑几声,开门把一个红木食盒拿了进来。

食盒里的东西倒是丰盛,郁寒他们两个人竟没有吃完。

“不吃了,再吃就吐了?!庇艉蟠筮诌值匕咽种械呐悍酃鸹ㄌ且蝗?,朝房门走去。

墨风见此,急忙扯住郁寒,从袖袋里掏出两个玉瓶:“你没有带凤楼错?!?

郁寒打开一个瓶子嗅了嗅,点头装进了自己的袖袋中。

收拾好,二人才打开房门去往大厅。

(十)

大厅中传来的是清脆的琵琶乐声,还有歌女浅浅的歌声。

一个妖娆的紫衣女子侧卧在一张凤凰造型的贵妃塌上,脸上蒙着深紫色的面纱,面纱上用丁香色的绣线绣了一个古篆体的“乔”字,透过面纱可以隐约看出她完美的下巴。

“认识郁寒这么久了,我是一直未能弄清他是男是女。没想到,他还真是男子?!笨吹接艉?,兰乔叫停了乐女,笑着对郁寒说道。

“我确实是男子,不过喜欢易容而已?!庇艉Φ溃骸氨暇褂行┯龅接行┦?,女子比男子要方便的多?!?

“你还是那么有趣,我都忍不住要喜欢上你了?!崩记堑餍σ痪?,命侍女上了茶。

“要真是被你喜欢上,我可就不好过了?!庇艉似鸩枵得蛄艘豢诓?。

“这是为何?莫非……你有心仪的女子?”兰乔的眼睛在郁寒和墨风身上来回扫着:“难道墨风是女子?”

“噗!”郁寒和墨风口中的茶一同喷了出了。

“不是?!庇艉辆涣俗毂叩牟杷骸澳缡俏蚁喙??!?

这下轮到兰乔口中的茶水喷出来了:“原来你是……”

“兰乔姐知道就好,可不要因此就和小弟断绝关系啊?!庇艉岳记枪傲斯笆?。

“这自是不会,我又不是那种老顽固?!崩记腔踊邮?,无所谓道:“先让你看看我做面具的材料吧?!?

兰乔话音一落,大厅的正中就出现了一个洞口,两根石柱随即从洞口升出。

左边的石柱上绑的是一个白衣男子,白衣男子昏迷不醒,胸口有一个血洞,流出的鲜血已经凝固成黑色。

右边石柱上是一个同样昏迷粉衣女子,女子的十指根根红肿,指甲翻卷,血迹洒在衣服上犹如朵朵盛开的梅花。

“他们是箫白和梅若吧?”郁寒打量了一番道。

“你怎么知道?”兰乔看向郁寒的目光里满是怀疑。

“箫白跟我们同行过一段时间,所以我认得他?!庇艉患辈宦亟馐偷溃骸扒殷锇滓哺颐撬倒?,他的妻名梅若,还有个女儿叫倾城?!?

见郁寒神色淡定,不慌不忙,兰乔便相信了她的话:“那下一步我们就开始做面具吧,做好后箫白的给你,梅若的给我?!?

“娘!娘!”梅倾城突然跑进来,看见墨风又愣了一下:“娘,您有客人是吗?”

“这是我的女儿兰雀。雀儿,来,这个蓝衣公子是郁寒,这个白衣公子是墨风?!崩记谴劝乜醋琶非愠堑?。

“见过郁公子,墨公子?!泵非愠枪婀婢鼐氐囟杂艉湍缡┝死?。

“好了,有事一会再说,你先跟你寻香姐姐出去转转?!崩记遣挥煞炙档卮匆桓鍪膛骸把跋?,你带雀儿上街去转转?!?

“遵命,楼主?!毖跋愕髌さ卣UQ?,牵起了梅倾城的手:“少主,楼主已经发话了,我们出去玩吧?!?

梅倾城欲言又止地看了墨风一眼,跟着寻香走了。

(十一)

“相公,为什么总有女子看你呢?”郁寒醋意极重地问道。

“不生气不生气?!蹦绾宓溃骸翱隙ㄊ且蛭阆喙页さ乃??!?

“哼?!庇艉蚜匙蚶记牵骸袄记墙隳阏饷茨昵?,就有一个女儿了?”

“我哪还年轻???都半老徐娘了?!崩记切ψ乓×艘∈?,眼中却突然闪过一丝冷意:“倒也!”

随后郁寒和墨风眼睛一翻,假装晕了过去。

“那几个月的行程我可是派人跟着的,雀儿她去了哪里我都一清二楚,真当我和你们一样傻么?”兰乔吃了一颗葡萄,嘲讽道。

郁寒和墨风心中却是一阵冷笑--他们被药晕,那是郁寒计划中的事,而有凤楼错在,即使茶中有药又能怎么样?

“不行?!崩记敲嫔蝗荒仄鹄矗骸巴蛞凰巧砩嫌幸┎慌挛艺庖』晟⒃趺窗??你们,去?!?

两个侍女立刻换下温婉的笑容,身形极快地打了郁寒墨风的脖子。

看着晕倒在地的二人,兰乔发出了一阵令人心悸的冷笑:“把他们,还有梅倾城,一同绑起来,这次我看是又有了两个补品?!?

“哪里用楼主挂心,属下早已办好了?!毖跋懔胬亓嘧盼寤ù蟀蟮拿非愠亲吡私?。

“我就知道你这‘血莲花’的称号不是白来的?!崩记窃薜?。

“那是当然,寻香姐姐这单纯的样子不知骗过了多少人呢?!币桓鍪膛刑镜溃骸拔乙悄苎У桨氲憔秃昧??!?

“都别闹了,先把他们都绑到外面去,一会我要当着他们的面做面具?!崩记峭嫖兜溃骸盎挂弊耪舛孕》蚍虻拿嫦碛靡幌虏蛊?,先享用哪个好呢?”

寻香她们也跟着笑了起来,拖着几人朝门口走去。

(十二)

不知过了多久,郁寒才被一阵冷风吹醒。

四处一看,她发现被绑在石柱上的不仅有自己和墨风,还有箫白他们一家三口。

看来自己猜的没错,梅倾城想起一切的事早已被兰乔知道了。

郁寒用力挣着,却发现绳子挣不开,上面还刻着一些符文,看到这些符文,郁寒表情露出一丝凝重--失算了。

“墨风,墨风,快醒醒!”郁寒用力扭动着手,想把凤楼错掏出来。

听见郁寒的喊声,墨风睁开眼睛,看了看天:“我醒的时候天还没黑呢?!?

原来墨风是又睡着了。

“你试试能不能打开凤楼错,要是能的话就打开?!?

墨风闻言,也极力扭动起手,掏出了凤楼错:“然后呢?!?

“倒在自己周围什么的就行了,别都倒了?!庇艉檬种付伦∫话肫靠?,开始洒起凤楼错来。

墨风也学着郁寒洒起凤楼错来。至于剩下的一半,他们盖上瓶塞又极力装回了袖袋。

凤楼错味道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兰乔和一个穿着水绿色裙衫的女子款款走了过来。

“郁寒,你真的猜对了?!蹦缋湫Φ?。

“兰乔,这次多谢你了,我想单独和他们聊聊?!?

“留他们一条命给我,这三个人我带到别处去了?!崩记撬低昃妥碜?,留下墨风和郁寒面面相觑。

这下想挑拨也没办法挑拨了。

“镜韶,你一定很想杀了我吧?”

“顾画眉!你害了我母后还嫌不够吗!”郁寒怒道。

“可是夜千曦的女儿还想杀了我呢,这怎么能行?”顾画眉嘟起了嘴:“当初真不该把你留下?!?

“那你便杀了我吧?!庇艉厮档溃骸爸灰闵钡牧??!?

“不过你的易容术真是越来越好了,我都差点以为自己认错了人?!惫嘶加檬志钤谟艉成喜亮瞬?。

“你不在宫里陪着楼轻尘,跑到宫外来只是来找我吗?”郁寒脸上易容用的东西未被擦净,弄得脸上黄一块白一块,加上那条伤疤,活像一只花猫。

“当然不是?!惫嘶及咽志钜欢?,看着自己的指尖道:“只为了杀你就太得不偿失了?!?

“就算想杀了我们两个,你也用不着亲自跑出宫吧?画,眉,夫,人?!蹦缫а赖?。

顾画眉指肚在墨风脸上一抹,故作委屈道:“我可是一点都不喜欢楼轻尘,可是作为他的妾室,我又不得不在旁边侍候着,唉?!?

“难道你看上了我相公?”郁寒惊讶道。

“其实从入宫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墨风。他统领万军时的霸气,他提笔作画时的翩翩风度……”顾画眉抚着墨风的脸,眼中满是幸福:“我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到他的时候,尽管他从来只把我当做宫中的后妃?!?

(十三)

墨风脸色铁青,一脸嫌弃地盯着顾画眉的手:“你要是真喜欢我,就离我们远一点?!?

“只可惜我们把夜千曦弄死后没多久,你就和镜韶走了,走的不声不响!独留我一人在深宫里伤心!”顾画眉掏出一个鞭子,手腕一抖,鞭稍就发出了一声脆响。

“墨风又不喜欢你,你缠着他干嘛,还不如回去伺候楼轻尘,安安稳稳地做你的画眉夫人,一生荣华?!庇艉梢牡?。

“你和他私奔出来,不也是一样放弃了公主身份?”顾画眉大声喊道,手中的鞭子不留情地在郁寒身上打着:“墨风本应是我的!都是你!抢走了他!不然我们一定可以双宿双飞!”

“别打我娘子了?!蹦缋渖溃骸拔遗闼叩脑蚴?,我给她下了药?!?

“什么?”顾画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一直喜欢郁寒,所以趁她不备给她的茶中下了药,所以我必须陪伴她一生一世?!蹦缟钗艘豢谄?,决定把谎言一编到底:“是我的错,负了你一番美意,有什么冲我来吧,让郁寒走?!?

“墨风,你……”郁寒的泪珠滚落一地。

“竟有这事?”顾画眉冷哼一声,结结实实地打了墨风一鞭:“这一鞭,为你负我美意无情离去?!?

“这一鞭,为你害我出宫不顾生死?!?

“这一鞭……”

顾画眉不停地鞭打着墨风,把他的白衣弄得支离破碎,染满了鲜血。

郁寒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贝齿已入唇三分,殷红的鲜血和墨风的血一同流到地上。

墨风咬牙硬挺着,眉头微蹙,从始至终未哼过一声。

不知是不是混入了鲜血的缘故,凤楼错的香气弥漫开来,一边是惑人的香气,一边醒神的香气。

“顾画眉,你若真的喜欢墨风,又怎么狠的下心如此对他?”郁寒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恨他,恨他不辞而别,恨他不解风情?!惫嘶汲槌榇畲畹乜蘖似鹄?。

“那你可有爱过楼轻尘一丝一毫?”郁寒偷偷打开凤楼错的瓶塞,把凤楼错朝墨风泼去。

“有,在我入宫以前?!惫嘶际志锏乜醋庞艉?,眼中满是疑惑:“我怎么……”

“那你可曾对我的母后忏悔过一丝一毫?”郁寒干脆闭起了眼睛。

“怎么可能,那种贱人死了也是活该?!惫嘶妓低?,嘴都已经大张。

“那这鞭子是干什么用的?”郁寒又看了看墨风。

“这是打神鞭,被神水浸泡过七七四十九天,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普通人挨了只有魂飞魄散的份?!?

墨风和郁寒都是有武功在身,再加上平日被花灵滋养着,所以魂魄不是一般的强大??煽茨绲难?,魂魄应是受了轻伤,所以郁寒要泼给他半瓶凤楼错。

见墨风有些好转,郁寒才舒了一口气。

(十四)

“那你是真的喜欢墨风吗?”一个威严的声音从顾画眉身后传出。

“是?!惫嘶颊趴诖鸬?。

“好,好,这就是朕的妃子!”楼轻尘大步走出,一掌把顾画眉掴倒在地。

“陛下,臣妾,臣妾都是骗凌凰公主的,这……”顾画眉不停地给楼轻尘磕着头。

“把她绑起来,带回宫处置,你们先把韶儿和墨统领放下来?!甭デ岢久钌砗蟮囊恢诒康?。

“陛下,臣妾知道自己的罪洗不清,但求陛下给臣妾一点时间,就一点点?!惫嘶疾粮裳劾?,继续朝楼轻尘磕着头。

“哼?!甭デ岢颈彻砣ゲ辉倏此?。

顾画眉解下身上的披风,一步一步地走到墨风身边,把披风披在了墨风身上:“我爱过了,就不后悔了,今生能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了,再见?!?

楼轻尘听得七窍生烟,等顾画眉把话说完就命人绑了她:“念在你跟过我几年,我也不杀你,就发配你去麻衣巷陪郦红萼?!?

顾画眉低着头,平静地说了一声遵旨,再没有哭闹。

“镜韶,苦了你了?!甭デ岢境艉斐鍪?。

郁寒扶着墨风,一闪身避开楼轻尘:“滚开?!?

“女儿,你……”楼轻尘难以置信地看着郁寒:“你赠我灵犀茶,我还以为你……”

“那灵犀茶是我给迎竹夫人的,至于究竟怎么回事,你还是去问问楼卿云吧?!庇艉乱桓煨推嫣氐姆Ⅳ⒋底嗥鹄?。

没吹几声,重明和白凤就飞到了郁寒面前,白凤还用长长的尾羽画了一个圈。

现在的重明和白凤长的非常大,褪去了之前的稚嫩,变得像个神兽了。

郁寒扶着墨风跳上重明,打了个哨声,重明和白凤就展翅向南歌城的方向飞去了。

“罢了,罢了。韶儿已有了神兽重明和白凤,又有墨风在身边照顾着,朕放心了,放心了……”楼轻尘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面上满是颓废:“这个凤频楼,以凤主的名义,归到韶儿名下吧?!?

“是……”楼轻尘身边的侍卫也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静冥 说:

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账号一键登录。喜欢这本《魂香化骨之大梦萦香》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小手抖一抖,顺便就转走,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么么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ZvqRewR ZvqRewR ZvqRewR
  • 省委书记点赞铜川生态农业循环模式
  • 国航将开通北京—雅典直飞航线
  • 太阳将布莱索交易至雄鹿 换得门罗+两个选秀权
  • 学习十九大 关键在落实
  • 男子出租车上捡到苹果手机 打车送还婉拒感谢费
  • 置业这套88-125平高层住宅 购物休闲都很OK
  • 渭南政协委员李栓良:建议市区投放公共自行车
  • 预防打鼾记住8个妙招
  • 马凯参观央企创新成就展中国航发展台
  • 快讯!铜仁市第六届旅发大会暨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举行
  • 金针菇能防癌吗?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 火箭军:打仗型科技人才守望大国长剑
  • 经济适用车型 轩逸/卡罗拉降2.8万
  •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 首个共有产权房完成就业审核 虚报家庭10年内禁止再申
  • ZvqRewR ZvqRe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