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十九章 模糊,过往

作者:玖月雨|发布时间:11-06 10:10|字数:3358

易远泽从兜里摸索着掏出了发出响声的手机,那是孟韵寒的,不过手机并不是因为有电话打来而响起的,是因为有一条重要提醒而响起的。

屏幕上显示的几个字,让易远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自言自语的读了起来,“最恨之入骨的日子……”

易远泽忍不住的点了进去,时间的设定是在五年前,五年前的今天,易远泽像是明白了,五年前的今天,是孟韵寒出国,不告而别的日子。

这个备忘好像是设置的云端提醒,之后每一年的这个时间,备忘都会提醒,可是易远泽搞不清楚,孟韵寒为什么要写这句话。

“恨之入骨?孟韵寒当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可以让你选择不告而别,还时时刻刻提醒你自己?!币自对罂醋攀只夏蔷淙盟苫笸蚍值幕?,想了想便重新打动了车子。

如今他一定要去找孟韵寒问清楚,自己当年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会让她用恨之入骨四个字来形容这一天。

这个提醒的确是孟韵寒五年前亲自设置的,不为别的,她就只是想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这一天是她这辈子最难忘,最痛苦的日子。

虽然孟韵寒努力的去忘记五年前的事,但是每年的这个时候,她的记忆都会重新被唤醒,然后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当年易远泽曾带给她的伤害,而易远泽也成为她这辈子最恨的人。

易远泽开车到孟韵寒楼下的时候,她早就已经回家了,不过却并没有休息,房间的灯还未熄灭,但易远泽却只是望着,强忍着自己内心的急切,没有上去。

那晚,孟韵寒病了,烧的很厉害,即便是吃了退烧药,也并没有什么好转,直到清晨,她才勉强好了一点,所以易远泽看着孟韵寒的窗外几乎是一夜明亮的,而他也一夜没有合眼。

至于酒吧的古景,在凌晨酒吧停止营业的时候,还是被服务员打车送回家了,而那时的他酒也醒的差不多了,望着手机上拨出的电话号码,出神了许久。

孟志文并不知道孟韵寒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更不知道昨晚她发烧的事情,而早上他轻敲着孟韵寒的房门,却未得到回应,他也只是以为孟韵寒还在睡觉,也没有继续打扰,随后便出门了。

易远泽是看见孟志文离开后,才上楼去的,被一阵有些急切的敲门声吵醒,孟韵寒摸着自己依旧还有些滚烫的额头,昏昏沉沉的走出房门。

打开门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易远泽,孟韵寒感觉昏沉的大脑像是瞬间清醒了,她下意识的准备关门,却被易远泽给阻止了。

易远泽拿着自己手里的手机,翻出那条备忘提醒,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孟韵寒侧头瞟了一眼,冷哼了一声,转身向屋里走去,而易远泽也跟着她进了屋。

“这是你五年前出国的日子,为什么是恨之入骨?”易远泽心里的好奇再也压制不住了,他无法继续装作若无其事了,他心里的疑惑实在是太多了,他要答案,要解释。

孟韵寒看着有些急眼的易远泽,心想,原来他知道,知道那是自己出国的日子,可为什么他明明知道,却就是不愿和自己一起走呢?

“因为你?!敝皇羌蚣虻ササ娜鲎?,在孟韵寒看来这已经足够解释一切了,她的太阳穴又开始痛了,头有些晕晕乎乎的,但孟韵寒却努力的让自己清醒着。

“因为我?你昨晚上说我当年……”

孟韵寒没有听清楚易远泽后面说的话,她便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还是没有坚持住,晕过去了。

看着忽然倒下的孟韵寒,易远泽急忙走过去把她揽入怀里,那时候他才感觉到从孟韵寒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灼热感,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不已,眼底的担忧又一次流露了出来。

孟韵寒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当自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屋外的天有些灰蒙蒙的,她也不清楚那是因为快要下雨了,还是快天黑了。

额头似乎没有那么烫了,但是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有些酸疼,手脚也没什么力气。

屋外叮叮当当的响声让孟韵寒有些好奇,虽然她也在心里怀疑那人是易远泽,但是她却又下意识的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直到易远泽端着一碗卖相很不好的粥走进来之后,孟韵寒才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但随后又恢复了原状。

“你醒了,好点了吗?”易远泽很是担心的问着,放下自己手里的粥之后,便伸手去探她的额头,他那一系列的动作都很是温柔,这让孟韵寒有些不太适应。

她把头侧到一旁,缓缓的开口,说:“我已经没事了,你走吧?!?

孟韵寒刚醒就开始下起逐客令了,易远泽虽然心里不舒服,但还是并没把这事当真,反倒是端起自己手边的粥,说道:“你先喝些粥暖暖胃吧?!?

不管是昨晚的事,还是今早上的事,易远泽都没有提起,他现在只是纯粹的担心而已,就算他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如今也狠不下心来了。

易远泽小心翼翼的为她吹着热气腾腾的粥,然后慢慢的用勺子喂她,这可是他花了一个上午,把厨房弄得像个战场一样,才熬好的粥。

“你到底还想干什么?”或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即便是孟韵寒想说出很是愤怒的话来,但最后却依旧只是平淡无奇的追问而已。

不管是易远泽此时是真心的,还是来看自己笑话的,亦或许是来演戏的,反正一切的一切都是孟韵寒不想看见的,她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的精力继续与他周旋了。

易远泽一直都耐着自己的性子,不与她计较之前的所有事,不过是因为看在她生病的份上,但易远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越是退让,眼前的这个女人就越是不识好歹,他把粥放在一旁,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语气里也充满了些许的烦闷,“不是我要干什么,是你现在到底要干什么?”

孟韵寒不想和他吵,只是微微坐直了身子,看着他,说:“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此时孟韵寒的眼神无比的坚定,她并不想做什么,只是想要一个人待着而已,但是易远泽也是如此,他只不过是真的担心她而已。

易远泽像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心里委屈且愤怒,手上因为熬粥而留下的大大小小不少伤口,他付出了这么多,最后换来的却是孟韵寒无比冷漠的驱赶声,心里越想越气愤,可是如今的孟韵寒已经是个病人了,他又不能继续与她争执,所以只能是愤然转身,一言不发的走了。

听见了关门后,孟韵寒才侧头看着自己床边那晚冒着热气的粥,心有些乱了,她抱着自己蜷在一起,呆呆的出神。

易远泽离开孟韵寒家的时候是中午,但此时的天灰蒙蒙的,像是快要下大雨了,坐在车里,易远泽侧头看了一眼楼上孟韵寒家所在的位置,最后发动车子,走了。

虽然这边易远泽和孟韵寒又一次吵架后不欢而散了,但是另一边易福恩和孟志文两人才刚刚见面。

易福恩虽然一大早就去医院找孟志文了,不过很不赶巧,他去的时候孟志文正在手术室里做手术了,于是他只能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着。

直到中午,孟志文才离开手术室回到了办公室里,“易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对于易福恩的突然造访,孟志文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一般情况下易福恩是不会进城的,而他自己就是个医生,便更不会来医院了。

“孟院长好久不见啊?!?

易福恩和孟志文都很是礼貌的伸手与对方握手,脸上的笑容也满是和蔼。

“你是不是等很久了,我上午有台手术,你要来你该提前告诉我的,害得你等了这么久?!泵现疚囊槐叽掖腋阕湃炔?,一边不太好意思的做着解释。

易福恩笑笑,说:“是我来的冒昧,没事的?!?

“易老爷子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今天来是想问问你的意思,你也知道昨天远泽带着你的宝贝千金来家了,听他们的意思就是想要尽快结婚,所以我们做父母的自然要为了他们的事情合计合计,在你看来,觉得尽快结婚怎么样?”明明易福恩都已经让易远湘他们去筹备这件事情了,而如今他似乎也只是象征性的问着孟志文,毕竟他觉得做父母的自然不会反对儿女的婚事。

孟志文没想到平时难以见到的易老爷子,如今出现在这里居然是为了这事,孟志文心里很是反对,可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易福恩似乎是看出了此时的孟志文有些为难,说道:“我知道我说这话有些仓促,时间也确实是有些紧,如果孟院长心里觉得还有些不妥的话,我们也可以重新选个日子?!?

孟志文侧头看了一眼放在自己办公桌上孟韵寒的照片,笑着摇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时间虽然有些紧,但是他们两个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彼此也算是有了解了,只要孩子们想要快点结婚,我们做父母的自然没什么意见?!?

这么冠冕堂皇的话,孟志文很难相信这居然是自己说出的,原本他从一开始就是反对的,但是随着孟韵寒内心的坚定,他已经没有反对的余地了,因为即便是他拿出最为坚决的态度,孟韵寒的心也是不会改变的了。

“好好好……既然孟院长的意思和我的一样,这也到吃饭的点了,要不我们边吃边聊后面的事吧?!币赘6鞔耸钡男那楹苁强?,这件易家大事如今总算是被敲定,现在就是其它的准备事情了。

“好,走吧?!?

那天中午,孟志文和易福恩边吃边聊,句句都离不开婚事,这是他们心头最为重要的事情了,不过却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玖月雨 说:

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账号一键登录。喜欢这本《竹马总裁:娇妻宠上瘾》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小手抖一抖,顺便就转走,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么么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ZvqRewR ZvqRewR ZvqRewR
  • 省委书记点赞铜川生态农业循环模式
  • 国航将开通北京—雅典直飞航线
  • 太阳将布莱索交易至雄鹿 换得门罗+两个选秀权
  • 学习十九大 关键在落实
  • 男子出租车上捡到苹果手机 打车送还婉拒感谢费
  • 置业这套88-125平高层住宅 购物休闲都很OK
  • 渭南政协委员李栓良:建议市区投放公共自行车
  • 预防打鼾记住8个妙招
  • 马凯参观央企创新成就展中国航发展台
  • 快讯!铜仁市第六届旅发大会暨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举行
  • 金针菇能防癌吗?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 火箭军:打仗型科技人才守望大国长剑
  • 经济适用车型 轩逸/卡罗拉降2.8万
  •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 首个共有产权房完成就业审核 虚报家庭10年内禁止再申
  • ZvqRewR ZvqRe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