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十三章 难迈,心坎

作者:玖月雨|发布时间:11-04 10:36|字数:3376

孟韵寒简单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便坐在椅子上发起了呆。

易远泽是在回公司的时候才知道,孟志文已经在那里等了他许久,而此时他们已经坐在咖啡馆里许久了,可是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如此尴尬的情况让易远泽有些不太自在,他喝了一口咖啡,首先开口,打破了此时的寂静。

“伯父,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是因为之前让我出资的事吗?钱下午就能到,你……”

“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你和小寒之间的事情,我不稀罕你的钱,我不用你来挽救我的医院,我宁可看着我的医院就此倒下,我也不希望我的女儿过得不幸福?!泵现疚拇蚨狭艘自对蟮幕?,有些激动的说了起来。

易远泽脸上那礼貌性的微笑不见了,反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给她幸福,我和她五年前就在一起,现在重新开始,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易远泽,我只希望小寒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不想让她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所以我请你收手吧?!泵现疚乃淙辉诩依锏氖焙虻娜肥谴鹩γ显虾约涸蕹伤淖龇?,可是他想了许久,最后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

易远泽端着手里的咖啡,沉思了许久,最后才缓缓放下,说:“伯父,对不起,不是我不想收手,是不能,既然我答应过她,就一定会出资,其它的事情就是我和她之间该处理的了?!?

孟志文忽然笑了起来,他似乎早就料到了易远泽会如此回答自己,无奈的摇摇头,说:“其实我知道我找你是没用的,因为小寒已经下定决心了,但是我却还是抱着那一丝丝的期盼来见你,做着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

“对不起,伯父,让你失望了?!?

“小寒是个死心眼的孩子,在心里认定了什么就是什么,无比的固执,我从来都没有想到,她有一天居然会放下自己的固执,跪下来求我?!泵现疚淖怨俗缘乃盗似鹄?,不禁湿了眼眶。

易远泽眉头微蹙着,轻声的说道:“跪下来求你……”

“是啊,她今早上居然跪下来求我,让我支持她的选择,即便是在当年我逼着她出国,逼着她去学医的时候,她都不能服软,不曾跪下来求过我,可是如今她居然跪下来求我了,你说我还能狠心阻止她吗?”

易远泽是在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孟韵寒当初出国是她父亲逼的,可是这依旧无法推脱掉,她当初的不告而别啊,易远泽在心里想着,如果当初孟韵寒把这一切都告诉他,没有选择不告而别,更没有和古景一起离开,如今他们之间会不会有所不同。

“我会照顾好她的?!闭饣安皇且自对笥美捶笱苊现疚牡?,这是他打心眼里想说的,虽然他恨孟韵寒当初的不告而别,可是他也深爱着这个女人。

“算了,既然我已经赞成小寒的选择了,之后的事情就看她自己了,在我心里我是不会承认你,也不会祝福,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泵现疚陌咽酉咭葡虼巴?,他如今依旧还需要时间来消化掉这件事情。

易远泽嘴唇微张,最终只是说了一个好字便离开了。

在开车回办公室的路上,易远泽回想起了刚刚孟志文说的那些话,他此时虽然知道了孟韵寒当初出国是被迫的,可是却依旧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告而别,又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联系自己,虽然这些疑惑都是易远泽如今迫不及待想要解开的,但是自尊心不允许他去问孟韵寒,更不想听见她的辩解。

明明易远泽有机会去了解当年的事情,但是他却固执的不肯低头,不愿放下自己心里的结,所以他们之间才错过了那么久。

坐在办公室里,易远泽看着放在自己眼前的协议,那上面有孟韵寒签好的字,一切都开始按照他的计划开始进行了,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下意识扬起,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喜悦。

屋外的吵闹声让易远泽眉头微蹙,那愉悦的心情忽然被人打断了,他很是不开心,当他正准备打电话给屋外的秘书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时,却不曾想,办公室的门却在这时忽然被人给推开了。

秘书试图拦着那个推门而入的人,可是最终还是没能拦住,易远泽看着门口气冲冲的古景,眼底虽然有诧异,但也只是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易总,这人非要进来,我怎么也拦不住?!泵厥榧奔泵γΦ慕馐妥?,手依旧拽着古景的手臂不肯松开,甚至她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想要把古景给拽出去。

望着此刻有些力不从心的秘书,易远泽缓缓开口,说:“你先出去吧?!?

“好?!钡玫搅死醋砸自对竽敲魅返闹噶?,秘书这才松开了拽着古景的手,转身轻轻的关上门走了出去。

经过刚刚的事情之后,古景的酒已经彻底醒了,他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对面正襟危坐的易远泽,拳头又一次紧握了起来。

“说吧,今天来找我又有什么事?我记得之前好像有人说过,希望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可是为什么说这话的人却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我的面前呢?”易远泽忍不住的嘲讽起了他,脸上是不屑一顾的笑意。

古景心里虽然很是不舒服,但是却并没有立刻把自己的情绪爆发出来,他看起来反倒是很平静,缓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着易远泽所在的方向走去。

“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收手,你不要再折磨她了?!?

“收手?折磨?”易远泽重复着这几个字,随后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你搞清楚了,我给过她选择的权利,是她自己选择回到我身边,不是我在折磨她,你明白了吗?”

看着易远泽那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古景心里很是不舒服,他双手撑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前倾,看着易远泽恶狠狠的说:“你不是给她选择的权利,你是在逼她做出选择?!?

易远泽也不甘示弱,咬着牙,说:“古景我告诉你,不管是不是我逼的,如今我都已经让孟韵寒重新回到我身边了,在这场无声的战争里,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若不是隔着这张桌子,或许此时古景和易远泽早就已经打起来了,古景冷哼道:“事情还没走到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易远泽只是略带嘲讽的笑着,想了想,说:“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只知道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大话,如今的你变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弱?!?

“你说什么?”古景再也忍不住了,快步的走到易远泽的面前,他明明是听清楚了易远泽说的话,但是他却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弱……”易远泽并不惧怕他,反倒是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又一字一句,再说了一次。

或许是因为自尊心再次被易远泽践踏了,古景忍不住挥拳打向了易远泽,随后两人便扭打在了一起,古景把易远泽压在地上,恶狠狠的说:“易远泽,不管你如今怎么做,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寒寒心里对你的憎恨,不管是五年前,还是现在,你都是她这辈子最恨的人?!?

那一刻,古景开始在自己的心里坚信,他当初的选择是对的,不管如今的结果是怎样,至少此时此刻,横亘在孟韵寒和易远泽之间的误会,是他内心最为痛快的事情。

可在易远泽的心里,不管是五年前,还是如今,他才是受害者,随后他便一拳打在了古景的脸上,而自己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你闭嘴,我和她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评判?!?

古景和易远泽从见面到现在还没几天,可是架倒是打了很多场了,连易远泽也搞不清楚,自己明明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每次在看见古景之后,在听见有关于孟韵寒的事情之后,自己的情绪就控制不住了,也根本就顾不上自己身份的事情了。

“我不想看见你,你走吧,看在我们曾经也是好兄弟的份上,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和你计较?!币自对笈牧伺淖约阂路系幕页?,他不想再和古景纠缠了,他累了,也厌倦了。

古景冷哼了一声,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推门的瞬间,他重新开口说道:“易远泽,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就此罢手的,既然你不顾一切的把寒寒困在你的身边,我也会不择手段把她抢回来的?!?

丢下这句带着宣战意思的话之后,古景便推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在古景离开后许久易远泽才回过神来,在他的计划里虽然有古景的部分,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古景居然对孟韵寒如此的情深,甚至事情都到此时了,他居然都还不肯罢手,依旧如此的执着,死缠烂打。

孟韵寒的电话响起的时候,她正在发呆,看着来电显示上是易远泽的名字,她拿起手机却又放下,她不想接这个电话,可是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让她心里很是烦闷。

“喂,有事吗?”接起电话之后,孟韵寒很是不耐烦的问着电话那头的易远泽,此刻的她可是一点好脸色都不想给易远泽。

“古景来找我了……”

“什么?”孟韵寒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把他怎么了?”

易远泽眉头紧蹙,眼里的怒火已经开始乱窜了,他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心里很不是滋味,“孟韵寒,你是没听清楚我说的什么吗,是古景来找我,你不应该担心他把我怎么了吗?”

“你还能说话就证明你还没死,古景呢?他走了吗?”孟韵寒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知道古景的情况而已,但是这在易远泽看来是多么的嘲讽,一个马上就要成为他妻子的女人,如今心里时时刻刻想着的居然是他的情敌。

易远泽咬着牙,恶狠狠的说:“他走不了了,被我打死在这里了?!彼婧笏愎业袅说缁?。

玖月雨 说:

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账号一键登录。喜欢这本《竹马总裁:娇妻宠上瘾》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小手抖一抖,顺便就转走,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么么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ZvqRewR ZvqRewR ZvqRewR
  • 省委书记点赞铜川生态农业循环模式
  • 国航将开通北京—雅典直飞航线
  • 太阳将布莱索交易至雄鹿 换得门罗+两个选秀权
  • 学习十九大 关键在落实
  • 男子出租车上捡到苹果手机 打车送还婉拒感谢费
  • 置业这套88-125平高层住宅 购物休闲都很OK
  • 渭南政协委员李栓良:建议市区投放公共自行车
  • 预防打鼾记住8个妙招
  • 马凯参观央企创新成就展中国航发展台
  • 快讯!铜仁市第六届旅发大会暨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举行
  • 金针菇能防癌吗?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 火箭军:打仗型科技人才守望大国长剑
  • 经济适用车型 轩逸/卡罗拉降2.8万
  •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 首个共有产权房完成就业审核 虚报家庭10年内禁止再申
  • ZvqRewR ZvqRe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