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攻击之徒

作者:北大人|发布时间:03-23 13:32|字数:12807

攻击之徒

趁他双腿叉开之际,我一脚朝着他的左腿攻击过来,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都被一下子朝着他的左腿砸下去,瞬间听到咔嚓一声。

老头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抱着左腿,满脸怨毒的看着我,我提着刀一步一步的靠近她,他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老头,我没有想到你竟敢这样的狠心,想置我于死地,究竟是为了什么?

老头听到我的话,仰头大笑,脸都快要变红了,我看着他说道,看你神色这么难看,想必应该很痛吧,只可惜,我只会让你更痛。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置你于死地吗?你可以问问你的父亲。

我的儿子,就是被你父亲给杀死的,而我杀了你,就为了给我的儿子报仇我听到他的话,满脸惊骇,说到这根本不可能,我父亲从来不杀无辜。

你父亲无故,你可以去问一问他年轻时究竟做了什么错事?不然你以为我会无缘无故的让你去做那么多事情???其实每一件事情后面都是有原因的。

我就是为了利用你帮我驯服那只怪兽,然后在地狱建立基地。到时候,我龙蛇会,就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在地狱建立基地的组织。

你倒是挺厉害的,我梦里的那两个徒弟死的也不冤枉,能死在你的手下,也是他们的幸运。

我满脸冷色的看着他说道,我看你是被气昏头了吧老头,你老眼昏花还是怎么滴?我根本没有杀他们,是他们自己性格自私,互不帮忙才会死的,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也是这样的人。

所以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了吧,反正装来装去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他的脸色相当难看,左腿严重骨折,而且还是以前受伤的位置,我根本不相信我父亲会杀了他的儿子。但是他说的又有理有据,实在让我觉得奇怪,不过这件事情我并不打算追究我现在要追究的,可不是这件事情。

把它给解决了吧,这些人都已经不行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我这辈子也只能如此了。

我看着老头,举起我的刀,只要我这一刀下去,那么老头跟我的恩怨就全部结束了。

刀划过我的眼睛,朝下面用力的朝着老头子穿过去。

夫君不可。

我听到声音,一下子就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就看到我的妻子在狐狸阿姨还有中山装大叔的搀扶下朝这边走过来。

为何不可?他还在你我分离,这一辈子有可能都不能相聚在一起,难道这不是他的错吗?

夫君,手上不能再来血腥,不然的话对你没有一点好处,我知道你心里面很气,可是,你不能你是你自己的本心,不然的话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的样子是什么样子,据他们后来描述,我当时的样子是双眼赤红,已经快要入魔了。

地上的老头脸上闪过一抹阴狠,就在我跟我妻子说话的时候,捡起地上的刀朝着我的心脏,一把刀刺穿过来。

你去死吧!

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我看这插在我胸口上面的这把刀,这就是老头的刀,我的刀斩断了他的腿骨,他的刀刺穿了我的心脏。

恍然之间,我看到中山装大叔亲手了结了那个老头的性命,他说他是鬼,不在意这个。

恍然之间,我看到所有人都朝着我奔跑过来,满脸都在呐喊,眼睛里面都是着急,尤其是我的妻子,她哭得梨花带雨。

等我碰的一声砸在地上的时候,我睁大眼睛看着高空当中,下雪了,雪很大,一片一片地落下来。有些雪花还落在我的眼睛上。

恍惚之间,我好像感觉到自己不停的在吐血,而我的妻子不停在捂住我的胸口,其他的人都急得眼睛红了,然后我还看见龙蛇汇了些人一个一个的跑了,没有管地上那个老头的尸体。

然后我看到长卿用一块玉牌,把那个怪兽重新封印起来。

然后,我就闭上了我的眼睛。

夫君,夫君。你一定要醒过来呀,宝宝在等你呢,夫君,夫君??!

恍惚之间,好像听见了一个人在说话,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我躺在一片混沌之地上,混沌子里全部都是黑色的泥土,周围没有一丝其他的颜色。

我在这里,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我在这里,老婆。。

可是不管我说了多少遍,外面都没有人回应我,我只是感觉到我,我还听得到外面说话的声音,可他们说话的声音却让我担心的不得了。

他们说我的妻子身体虚弱,不能在外面生产,只能回到他独立的空间当中,可他的空间当中只能容得下我一个人,其他人都是没有办法进去的。

不过听他们说,狐狸阿姨好像可以进去,因为狐狸阿姨不是人。最后兔子也好像进去了,去照顾我的妻子,可是我想睁开眼睛,看看我妻子生产孩子的模样。

世间万物皆有其道,你不顾道,还枉道,你该当何罪?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罪,我只知道我的妻子有危险,我要去救他,我只知道这一点。

可是你却犯了错,你拉着那么多的人跟你一起犯了错,这就是你的罪过。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我懒得管你,要杀就杀,要剐就剐。

你浑身充满戾气,就这种状态之下,谁敢放你出去?

我听到他们的话,瞬间心里面安静下来,最后身体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我好像感觉到自己哭了,眼泪从我的眼眶里面滴落出来。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心里面的怨恨会那么久?为什么我的怨恨快把我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最后我不知道,呆了多长的时间,我感觉到我的头发都变长了,都已经快要拖地了,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童子朝着我这边走过来。

他看着我说道,你可知错?错在哪里?

弟子知错,弟子不该以暴制暴。

罢了,师傅说放你出去。

恍惚间,我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等到白光一闪,我感觉到很刺眼,就用手挡了一下,最后过了很长的时间,等我慢慢的睁开眼睛,适应了阳光之后,我张开五指,发现阳光透过五指照射在我的脸上。

吱呀一声,我穿着长衫,然后朝着外面走出去。随后等我推开最后一道门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一块菜地,里面众多一些蔬菜,旁边还有几只小鸡,小鸡已经变成了大鸡。

用力呀你,不要泄气,加油!

你要撑下去,如果你撑不下去的话,孩子怎么办?难道你真忍得下心吗?忍得下心,跟随那个人而去,然后抛弃你的孩子。

我竟然听到了狐狸阿姨的声音,这是我妻子在生孩子。

啪的一声,我将门快速推开,然后他们几个人脸上充满惊讶的看着我,我也不管他们,让他们出去,我来替她接生。

妻子虚弱地躺在床上,满脸冷汗,我从来没有看到他虚弱成这个样子,他看着我,嘴角露出一抹虚弱的笑容。

夫君,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

你乖乖的把孩子生下来,我带你出去玩好吗?

之后,他点点头特别配合我,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呜哇……呜哇?!?/p>

当婴儿的声音哭出来的那一刻,我紧紧的抱着我的妻子,也紧紧的抱着我的儿子,他们将是我最爱的人。

生啦,生了就好呀!

狐狸阿姨,麻烦你来抱犬子出去洗澡。等儿子被抱出去洗澡之后,我又让人给我弄了一大缸热水。最后给他洗澡穿衣服,全部都弄好之后,他的气色终于好了很多。

将这碗粥端在面前,抱着她坐在我的腿上,喂他喝粥。

他摸着自己干瘪瘪的肚子啊,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前面的时候就像揣了一个大西瓜,而且还是特大号的那种西瓜。没想到这一下的西瓜没有了,都是肚皮变得干瘪瘪的,难看死了,夫君,能不能3个月不同房。

我听到他的话,一阵奇怪,说道,为什么3个月不同房呢?给为夫一个理由。

狐狸阿姨说3个月不同房的话就会让身体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所以夫君,能不能3个月不同房,另外把粥给我,我自己喝。

听到妻子说的话,我突然想起有件事情还没有跟他说。

清儿,有些事情我还没有跟你说,我希望你不要生气,你要打要骂都可以打我骂我,甚至杀了我都可以,但是就算我死,我也绝对不许你离开我。

最后他一脸正经的看着我说道,夫君说是便是,为何要说死之类的话语,一点都不吉利的。

清儿,我有另外一个女人了。

砰的一声,他手上的那一碗粥砸在地上,碗并没有碎,扣碗里面的粥却少了一地,最后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夫君为何?

第两百三十五章:孩子

说到后面,他用手拍着自己的心脏位置,满脸痛恨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再让她生气了,就看着她怀里面的宝宝。

父亲特别喜欢宝宝,我也跟他说了你的情况,你看孩子的名字是你来命名还是交给父亲?

听到我说的话,亲爱的瞟了我一眼,亲了亲宝宝的脸蛋,说道,交给爷爷来命名吧!父亲是家里面的长辈,这种事情是要过问他的意思的。

随后我又劝了一大半天,亲爱的都不同意跟我一起出来,我虽伤心难过,可也没有办法。

前面我想让她出来,她也想出来的时候,偏偏我们两个人融合的不够,他出不来,可现在我们两个人融合的够好了,他又不愿意出来了。

我每次都是这个样子,虽然很着急,可最后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次等我出来之后已经晚了,因为我在里面陪了他们一段时间,赵磊眼里面有点失落,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冷落了她,心里面也觉得愧疚,他在家里面的工作,全家人都捧在手掌心的,可是到了我这里,就被我冷落了。

我当着岳父岳母的大人面前发过誓,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不让她受委屈。

将她抱起来,坐在我的腿上,亲了亲她的脸蛋,说道,想不想回家?如果想要回家的话,我陪你一起回家去看看他们吧!

他听到我说的话,摇摇头,眼睛里面虽有不舍得,可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让我心里面疼痛的同时,也觉得怜惜她。

我倒是无妨,你多抽点时间陪陪姐姐吧,我看得出来,他对我很不满,我自己都是无所谓,关键是你自己,你最先遇到的是他,最先跟他在一起,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听到他的话,我看着他,眼睛里面有一点疑问,他对我笑一笑,说道,我说这句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要多想。他一直不肯见我,可能是需要一些时间吧,我每天都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放心。

当天下午,我来到了长青的家中,常青的伤势已经好了??吹剿氖焙?,我会条件反射的摸着自己胸口的位置,那天晚上,那个老头的刀口刺穿了我的胸口的,虽然我的刀也敲断了他的腿骨。

常青抱着小胖蹲坐在一旁,小胖墩已经长得很大了,差不多勉强能够走路了。此时见到我的时候,这晃晃悠悠的走过来。

安心端了一个水果盘放在我们的面前,就回到自己房中去了,常青,看着我愁眉不展的脸色,嗤笑了一声。

谁叫你这家伙还想齐人之福呢?这个现在却弄得两面都不是人,怎么了?是不是亲爱的还不打算原谅你,那你怎么办?

听到他的话,我叹口气,随手拿着旁边的牙签吃了两块水果,说道,也不算是两面不是人吧我今天把宝宝带回去见我父亲了,我父亲现在已经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存在了,其实我觉得我自己挺搞笑的,你知道吗?

好不容易付出了一切,把他给救回来了,这个现在又变成了这种情况,都是我自己活该,怪不了谁,如果我当时能够抵挡的能力强一点,这些情况都不会发生了。

长青听到我说的话,白了我一眼说道,亏你还是一个道士,难道不知道因果轮回吗?

我听到他的话,苦笑了一下,说道,你可知道我老婆说的是什么意思吗?他跟我说我是她命定之人,她第一眼就认定我了,你相信吗?

为什么不相信,她那样一个女孩子能够命令,是你的福气吧!

听着长青调侃的话语,我苦笑了一下,这是现实,世界又不是小说,齐人之福,哪里能那么容易享。且不说这两个女子,都是有主见的人。

鹿鼎记,里面的那种情况还是比较少的,而且鹿鼎记里面,唯一真正爱韦小宝,对他有爱情的人,也只有一个女子而已。

对了,谢先生,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做?总不能一辈子给他们弄个护身符吧!总有一天,他到底还是会找过来的,所以这件事情就根本的方法,还是得从源头上来解决。

听到长青说的话,我点点头,事情的确如此,如果能够从源头上解决了,自然是最好的,可现在,根本不敢去见那个老头,一不注意若云就把他送到地狱里面去了。

最后我看到常青,无奈的说道,可你也知道的,那老头根本不是一般正常的老头,他的想法固执封建,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诶,对了,你这次就还差点忘记要问一问你了,狐狸大叔跟中山装大叔呢,小狐狸怎么不见了。

他们啊,他们早就走了,小狐狸真是已经没有问题了,修习的还可以,只需要到时候给他找一个真身就可以了。

我听到常青说的话,点点头,看来大家的事情都差不多解决了,这是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谢先生的问题,还有那个杨先生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大家一起闯了地狱的缘故吧,所以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联系,总是会担心他们两个人的安全。谢先生还好些,现在现在跟我们在一起,他的安全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只有那个杨先生,他回去之后也不知道怎么解决,他那个朋友,我听他说话就知道是一个心机极深的人。要是他女朋友也没有站在他这一面,肯定两个人已经暗地里来了一段了。

随后,长青看着我皱眉思考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现在就不要想别人的事情了,赶紧把你自己的解决好了,只要把你的解决好了,你才能帮别人啊。

听到长青说的话,我点点头,的确如此,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把我的两个老婆的事情给解决了,不然的话,每天睡觉都睡不着,难受的很。

随后我看着常青说道。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这类的话我完全不用担心从他跟我在一起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告诉他我就气这件事情了,他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

可是亲爱的,这件事情的确很麻烦,我以前就跟她说过一辈子跟他在一起,可现在呢,我现在是着急的不得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烦躁得很。

安心出来一下,帮他分析一下你们女人心里面的问题。

听到常青说的话,我点点头,这个方法比较好,安心是女孩子自然了解女孩子的心理,让他来的话会比较好一点,我可不相信赵磊这个女人的心里。

像她这种女孩子的心里,估计1万个人都勉强出现一个,一点都不可靠。

安心出来,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我说道,先生是想问我关于青儿的事情该怎么做吗?

我点点头,又从水果盘里面拿了一块水果吃进嘴巴里,好长时间都没有吃到新鲜水果了,感觉还不错。

其实这件事情说困难也不困难,说简单也挺简单的,先生在这件事情上面做的有点过分了,但其实我们大家都知道你的困难的。

你是为了救谢先生跟他的妹妹才会答应赵姑娘的条件,才会跟他在一起,没想到后面又被她设计了,再加上你又跟他发生了一些事情,作为一个男人,你自然要负起责任来。

可你没有想到亲爱的姐姐心里面会有多痛苦,这一点就是你的错了。

我看到常青又看了看安心,说道,说得很对,可当时为了救谢先生,我真的很着急,才没有办法,必须要答应他的,而且你也知道,上次我们4个人对着那个怪物都困难的很,而且都受伤严重,如果不是常青比较厉害。

可能我们大家都活不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谢先生是必须要存在的,如果没有他的话,怎么可能把亲爱的就回来了。

安心听到我说的话,摇摇头,继续说道,可能你不太了解女孩子的心理,我现在就特别人了解亲爱的姐姐当时是在想什么?

他肯定宁愿自己一直在那个怪物的手里,也不要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这一点我敢肯定。

听到安欣说的话,我心里惊骇一片,说道,这怎么可能呢?他宁愿跟那个怪物在一起,也不宁愿我们3个人在一起吗?如果这样的话,痛苦的可就是3个人。

算了,这件事情不说了,我绝对不可能会放开他的,这个我敢给你们打保票,就算我死,我都不会放过他。

听到我说的话,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曾经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知道你很有责任心,也是一个男人,这一点当然是必须的,只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改变他的心理,让他接受。

赵小姐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虽然脾气不好,很暴躁,这几天在这里我们都看得很明白,可她善良直接,不耍阴谋,这些都是他的优点。

我听到他的话,点点头,跟我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如何能不了解他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的呢!

随后我们两个人也不打算再说下去了,过了一会儿,谢先生又过来了,还带着若云,若云的身体好了很多,毕竟经过一个月的仔细休养。

再加上赵磊的厨艺,还有安心的厨艺都非常的好,天天给他煲汤,都是那些对身体非常有好处的,所以他的身体非常的好。

这个时候来有什么事情吗?怎么感觉你们挺有默契的?

听到常青的话,我跟谢先生两个人对视一眼,眼睛里面都是笑容,一起闯过地狱,走过死亡谷,进过欲望之塔,这点默契自然还是有的。

之后我们坐下来谢先生看着我们欲言又止,应该有什么事情要说。

我看着他说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这样子到最后你还不是要说?什么时候说都一样的吗?听到我说出来的话,旁边的若云非常的害羞,拉着安心就进入书房去了。

我看着害羞的若云,耸耸肩膀,摊了摊手,全世界都懂的动作。

我打算跟若云在一起,所以可能需要你们几个朋友的帮忙,我想了想关于这件事情,父亲不可能会放过我们的,曾庆先生获得了我们一时,护不了我们一世。

所以我打算彻底斩断他的念想,跟若云在一起,只要若云能够生下孩子,那么他们所有的一切想法都会打破。

听到他说的话,我点点头,长青也点点头,这个想法非??科?,只是必须要在他父亲赶过来之前举行婚礼,不然的话就没有效果了。

行,这段时间你不用担心,有我们几个兄弟在哪,等一下把天赐叫过来,大家一起商量一下,你是要在教堂举行婚礼还是中式婚礼?自己决定?

他点点头,随后我们就开始商量,我也用手机把天赐给叫过来了,小月也跟着他一起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小月回家之后,天赐过去不久,他们家里的人已经同意他们在一起了。

最后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大家都觉得在家里面办就好,不用出去,只需要去领一个结婚证,然后朋友坐在一起吃个饭,给他们做两身好看的衣服就可。

既然事情已经决定了,我还是给清儿以及赵磊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过来,一起帮忙。

等我打完电话之后,他们3个人对我竖起一个大拇指。

干嘛呀,不就是一个电话而已嘛,用得着做出这种惊讶的动作出来?

兄弟不得不佩服你,用这个方法让他们两个人会面一次,你还真是够厉害的,竟然连朋友结婚你都要理由,真是佩服你??!

听到天赐说的话,我一巴掌拍过去,跟他太熟悉了,拿他下手比较好。

说道:“机会不用白不用嘛,机会来了,自然要用一下,不然的话,清儿一直不愿意见赵磊,很多麻烦问题的?!?/p>

听到我说的话,他们都点点头,之后,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好时机,必须要把她们两个人叫过来。

第两百三十六章:我等着

我等着

过了许久的时间,就在我以为他们两个人都不会来的时候,他们还是来了。

本来小青是没有办法走出他的空间的,但是不知为何,生了孩子之后,但好像冲破了某一层禁忌一样,他竟然可以自由行走,只是不能见阳光。

并且他也可以跟人一样,在外面也有实体,只是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他们两个人虽然来了,但是一句话都不说,虽然各自都在帮忙,可总觉得有一层尴尬,漂浮在他们的表面。

两个人一个都不给我说话,实在让我有点忐忑,不过我也没有细想,总归他们两个人对我是不耐烦的就对了。

随后我们大家很快的就把东西都给准备好了,都是极其简单的一些东西,因为没有长辈的缘故,所以就把中山装大叔给叫出来了,代替他磕了一个头。

等我们已经全部弄好,可以送他们进入洞房的时候,就有人过来敲门了,瞬间大家的声音就停下来,都觉得非常的疑惑,究竟是谁这个时候会过来呢!

随后我朝他们点点头,我就过去开门了。

惊喜,你们也太过分了吧,结婚都不叫我,要不是因为给了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我还真找不到你们呢!

我一打开门,就听到杨先生的声音,他的声音精神异常,可是我看得出来,她的眼睛下面有一层黑眼圈,虽然他极力表现,见到我们很惊喜,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他身上有一种很悲凉的感觉。

没叫你,只是因为怕麻烦你,不过你现在知道也挺好的,进来吧,有没有吃饭?

他点点头,随后把手上买的礼物递给了他们两个结婚的人。

看到他买礼物,我也想起,我还没送过他们礼物呢,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我在欲望山庄里面好像得到了几个礼物,一对玉镯还有一对流苏耳环。

随后我就跟他们说,让他们在这里等一等我,我就快速的回去,过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赶回来了。

将那对流苏耳环递给若云说道,作为兄长,没有什么礼物给你,也不想去买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可能也不太喜欢,送这个给你吧,这个可是极有纪念意义的,就当是给你一种告别仪式吧!

若芸穿着一身白色的婚纱,身体偏瘦,可偏偏有一种飘逸清纯之感,很漂亮。

他眼角泛泪,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一群糙爷们,所以很少会想到送他什么礼物,但看到我送礼物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都是一脸的懊恼。

随后安心进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颗碧绿的玉簪递给了若云。这个希望你喜欢它能够聚灵气,是常青为我准备的。不过我还没用过,你放心,特别适合你的气质,你不要拒绝。

随后小青跟赵磊两个人看着我,似乎神色都有一点儿老,我走到他们的旁边看了看他们,说道,作为丈夫的我已经为你们送了你们便不必再思虑她,回去之后给你们一个惊喜吧!

听到我说的话,赵磊点点头,可是小青并没有看我一眼,我也并没有细想,毕竟这个时候我很懂他的心里在想什么的。

杨先生看着我们几个人的动作,站在那里捧腹大笑,说的我对你们几个人也是醉了,帮人家准备婚礼,竟然连礼物都忘记了,还好意思参加婚礼?幸好我来的,要不然若云可就什么礼物都收不到了。

听到杨先生的话,我们都点点头,随后我看着他,看来这里肯定有事情要说,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个时候来的,但是他每次在我看到他的时候都对我摇摇头,我想了想,他可能是不想在这个时间说吧!

随后我就没有再管他,既然这个时候不想说那么多,过一阵子自己就会说的,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们才离开的。

晚上你看来就只有我们3个人一起,孩子在那个兔子大叔哪里帮我们照看着。

等回到家里面,天赐跟小月都不在,便觉得轻松许多,我从房间里面拿出了一对玉手镯,那得越多,自然是非常好的那种,并不是外面可以买到的。

具有一些安神作用,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有好处的。

看到这对玉镯,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为何里面那么多东西,我偏偏选择一对玉镯,还有一对流苏耳环,这原来都是有位份的。

最后,我看着他们,小青还是一句话都不说,面容冷淡,赵磊的是脸上都是抱歉的样子我看着她,也有点心疼,虽然也有他的错,可有个时候命运到达那里也就改变不了了。

比如我进入欲望山庄,根本没有想到会带一对玉镯跟流苏耳环出来,可偏偏带出来这3个东西,而且还偏偏非常匹配,所以不让我怀疑都不行。

我走到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将玉镯拿出来,一个人的手上戴了一个,随后坐到一旁的位置上。

咱们3个人先谈一谈吧,我对你们两个人都很抱歉,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都会生活的更好,所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们两个人别互相责怪,可以吗?

听到我说的话,小青转过头看着外面,一句话都没有说,手指不自觉的微微捏紧。

赵磊对我摇摇头,随手抹了一把脸上滴下来的泪水??醋盼?,坚强的笑一下,摸着手上的玉镯说道,你不要想那么多,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跟姐姐两个人也不会如此,所以你不要怪你自己。

我摇摇头,虽然的确如此,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我身为一个男人,自然是要负起责任来的,不然的话,我自己都会看不起我自己。

这不是你的错,如果我自己没有动心的话,如果我坚决拒绝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拒绝不了的,所以呢,这也有我的错,小青,你要怪就怪我吧!

小青听到我们两个人说话,随后转头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赵磊,将手上的玉镯取下来,塞到我的手上。

这个玉镯我就不要了,以后你带着她在外面生活吧,我就不出来了,反正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说再多也没有什么用,我不忍心拆散你们,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跟你们两个人同时在一起,这绝对不可能,所以呢,我进去对你们来说是最好的。

我看着她将玉镯放在我手里面的表情的时候,那么的决绝,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可能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吧,这突然让我的心里面冰寒一片。

那一刻,就好像有一块基地还没放在我心脏里一样,你下的那个冰块碎了,变成了被冰块还要冷的冷冰混合水,然后包裹着我的心脏。

彻底的发寒,那种感觉,跟被人踩在地上是一样的。

我之所以会跟赵磊在一起,是因为赵磊要挟我,如果我不跟他在一起,他就不会给我弄了几张身份证,也不会帮助我把那两个人送去飞机场,如果不是赵磊的帮助,凭那个老头跟那两个保镖的身手,我们可能打得过他们吗?

假如只有我跟谢先生的话,当然没有问题,可问题是若云呢,若云根本经不起折腾,一丝一毫的问题都可以把他从这个世界上送走。

最后我没有办法,只能暂时答应了赵磊的条件,然后跟他在一起,最后就是那次喝酒的时间,喝酒之后脑袋昏昏沉沉的,反应超级的慢,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我跟他莫名其妙的发生了肉体关系,难道我能不对她负责吗?并且我之所以会做这么多,会去欲望山庄遇到这几个人,会遇到赵磊发生后来的情况都是为了要救他。

可现在,他竟然跟我说,不想跟我在一起了,也不要再见到我,这一刻,跟被人捅刀子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他还是我最爱的女人,所以他捅他刀子,跟别人捅了刀子的分量是完全不一样的。

随后我心里难过,这件事情我就不再想了,一瞬间我的精神就好像被人完全抽光了一样,瘫坐在沙发上,再也没有力气跟他说话,只能无奈的看着他转身离开了这里,进入了他的空间。

随后我看着赵磊说道你不要自责,事情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没有谁的错,好好休息吧,这个玉镯你好好的收好,到时候,他要就要,不要的话,你就收下这两个吧,我累了。

当我说最后3个字的时候,我好像眼睛都出现了幻觉,我好像看见那个女人冷眼对着我说,让我滚,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所以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随后我摇摇头,站起来,失魂落魄地进入了房间,到了晚上的时候,做了一些了一个澡,紧紧的缩进我的怀里。

第两百三十七章:出问题了

出问题了

我们两个人像勺子一样贴在一起,他弯曲着身体缩在我的怀里,我也弯曲着身体包围住他,轻轻的嗅着她头发上的香气,那一刻,终于觉得心里面安定了不少。

我知道,有些话你不想听,可我还是要说,他是喜欢你的,只是他的自尊心太强,不容许她跟我,跟你,我们3个人在一起。

所以,你不要自责,这都是我的错,我都明白的。

我听到他的话,微微放开了一些,中间留了一点距离,随后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眼睛里没有焦距,所以什么都没有。

这种话以后就不必再说了,我都明白的,不管如何,只要他还好,就可以了另外,我也不想把孩子给带出来了,留在里面也挺好的,孩子跟他在一起,他也不用再孤独,你想要孩子的话,我们也可以生一两个。

这里听到我说的话,转过身亲吻着我,我知道他想要,她想生一个孩子,我没有拒绝。

我不能让赵磊也觉得孤单,这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罪人。

第二天的时候,早早的杨先生就过来找我了,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好说话的缘故吧,找我的话会好一点,所以我也没有拒绝他。

他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他的身体好像更差了一点。

我倒了一杯水给她,让他坐在旁边,赵磊这个时候正在厨房里面做早餐。

好了,先喝杯水,再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这个人看起来都有点不对劲,难不成是你女朋友的事情吗?

他听到我说的话,点点头,之后,一脸的不可思议,说道,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总之,你们都猜对了我那个朋友,他的确居心叵测。

然后我女朋友现在跟他在一起了,你知道吗?等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被惊吓的样子,实在让我觉得他们那表情是世界上最好的表情。

我听到打电话叹口气,这种被自己最爱的人背叛,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欺骗的感觉应该相当糟糕吧,可是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继续说,毕竟说出来他的心里面会好受一点。

随后他对我苦笑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嘲笑的表情,说道,我觉得自己挺可怜的,先是蹬蹬地跑进去,也得到了求婚礼物,可最后却变成了粉末。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要跟你说,这件事情可能对你的伤害挺大的,不过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为什么会发生?

我听到他的话,心里面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看着她说道,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跟我说一下,可能我已经猜到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他听到我说的话,点点头,说道,回去之后,我不知道他们在我身上到底做了什么马脚,可是等我再次见到他们的时候,我们在欲望之城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他们竟然都知道,连我们的对话他们都一清二楚。

所以,你跟谢先生还有我之间的秘密全部都暴露了,欲望之城,里面的秘密也暴露的差不多了,不过因为欲望之城牵连甚广,是他们不敢暴露出去,只是我们几个人就麻烦了。

我听到他的话,心里惊骇一片,脸色大变,这个人究竟为什么会有如此重的心结?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出来,我看到杨先生,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杨先生看着我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情你说放心,在里面竟有一望着他的时候,因为我并没有跟你们一起进去,所以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们大多数都不知道,死亡之谷里面的事情他们也不知情。

只要我没有跟你们在一起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点,也算是对你们的一个?;?。

我听到他的话摇摇头,手指不停地转动着手指,该想想办法,要怎么样才能来应付呢?杨先生出现了,那么他们很快也会出现的,我现在最怕的事情就是,他的那个朋友来找我们麻烦,并且还遇到谢先生的父亲。

到时候他们两个人结合起来找我们的麻烦就惨了,尤其是谢先生的父亲,虽然我跟他面前说话的时候大言不惭,可是我绝对不敢小看他。

我看着杨先生,说道,可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比如我们在那个船上趁我们的灵魂重量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我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他知道了我的灵魂重量,也知道了若云的灵魂重量。听你的说法,就是他已经进入过一次欲望之城,所以,他肯定还有什么所图的。

听到我说的话之后,杨先生脸色大变,很难想象得到,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他抓到把柄了,我们该怎么办?

只要他一宣扬出去,我们就很危险,虽然我们挺厉害的,可问题是,你再厉害,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在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我便把他们都叫过来,仔细商量了一下,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解决,越拖下去越会夜长梦多,尤其是杨先生的朋友,没有想到,竟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常青是最冷静的一个人,旁边的谢先生很担心,毕竟他以前的妹妹,现在的妻子的灵魂也跟我差不多。

只有赵磊一个人听不太懂我们说什么,便把他叫进去跟安心待在一块了,我们的事情他们最好不要参与。

就在我们大家都商量事情该怎么办的时候。

第三天,有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年轻人上门来了,这个老头长得有点像龙蛇会的那个大当家。也穿着一身唐装,不过是宝蓝色的,一丝不苟。

年轻人都是平常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斯文,只带着一个眼镜儿问你可以感觉的到他眼睛里面闪过的精光,肯定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

他们来到的是常青的家,可偏偏他来的时候,我们几个人都在,让我们起了疑心。

看着我们他先是慈爱的笑一笑,说道,我今天过来是问一问你们,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该怎么处理,想必你们应该有决策了吧!

听到他的话,我看了看其他几个人,常青点点头,说道,老爷子,有些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一点的,你们龙蛇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

老爷子听到他说的话之后,拐杖砰的一声坐在地板上,这个老头根本不是一般的老头,我看了看常青,眼睛里面都是惊骇。

常青是不能杀生的,而我们这里,只有成全一个人是他的对手,难道这个老头已经找到我们的把柄了吗?

而此时,老爷子旁边的那个年轻人看到我们一眼,说道,怎么我那个朋友没有在你们这里???我还以为他来找你们会跟你们在一起呢,没有想到他竟然一个人躲起来了吗?

听到他的话,我脸色大变,真的让我猜中了,虽然没有猜中具体是谁,可没有想到,龙蛇汇进来会跟这个人搅和在一起,他们到底是怎么搭上线的?

这个时候杨先生没有在,不然的话早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是谁了,如此一个人物,我们到底该怎么对付他们?

我是不敢轻举妄动的,因为我想起来上一次在龙蛇会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们召唤出来一个骑着青牛的老者,然后那个老者一出来,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对手,只能等死了。

他倒是没有躲起来,没什么小心事你还挺厉害的,竟然认识龙蛇会的当家人。

他听到我说的话,笑一笑,不以为然。

这没有什么的,大家都有同一个目的,自然也就一起过来了,怎么?她真的不想见我们不成。

对了,再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只需要把你手中的鲁班全书交出来,我就可以放你一马,另外,你再替我进去地狱一趟,我以后保证再也不会来骚扰你们。

老头处的拐杖厚颜无耻的说出这句话,全然不顾我们大家惊骇的表情。

我看着他,觉得有点无语,他从我的手里面把路边全是要回去,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利益所致,人之常情吗?可以理解。

可他竟然还想让我再进去地狱一趟,这是不是有点痴人说梦,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进去的,这一点我确定。

最后我看着老头说道,老爷子,看来你让我认定了一件事情,人的脸皮跟年龄是成正比的。

他听到我说的话,脸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化,最后摸着自己的胡子看着我说道,你也不亏吧,我们龙蛇会折到你手上的人,总共有4个,当然,他们4个都曾经得罪过你,死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了。

北大人 说:

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账号一键登录。喜欢这本《伏鬼情仇录》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小手抖一抖,顺便就转走,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么么哒!

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手机版
ZvqRewR ZvqRewR ZvqRewR
  • 省委书记点赞铜川生态农业循环模式
  • 国航将开通北京—雅典直飞航线
  • 太阳将布莱索交易至雄鹿 换得门罗+两个选秀权
  • 学习十九大 关键在落实
  • 男子出租车上捡到苹果手机 打车送还婉拒感谢费
  • 置业这套88-125平高层住宅 购物休闲都很OK
  • 渭南政协委员李栓良:建议市区投放公共自行车
  • 预防打鼾记住8个妙招
  • 马凯参观央企创新成就展中国航发展台
  • 快讯!铜仁市第六届旅发大会暨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举行
  • 金针菇能防癌吗?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 火箭军:打仗型科技人才守望大国长剑
  • 经济适用车型 轩逸/卡罗拉降2.8万
  •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 首个共有产权房完成就业审核 虚报家庭10年内禁止再申
  • ZvqRewR ZvqRe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