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八章 烟花诗

作者:静冥|发布时间:02-24 19:31|字数:6569

(一)

现在,夜寒国上下皆知,承景皇帝百里赋命不久矣。不过只有国师知晓,百里赋实在续命安排后事。

事情还要从楼卿云走后的几天说起。

那天午后,四个人抬着一顶华丽的轿子来到了遥忆阁,其中一人礼貌地叩了几下门环就静立不动了了。另外一人从袖袋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珐琅小盒递进了轿中,轿中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听起来像是一个垂暮老人。

与珐琅盒一同递出的,还有一块沾了血迹的白绸。

墨风打开大门,看了看轿子和抬轿的四人:“有求者进,无求者等?!?/p>

一个长相阴柔,全身散发着邪魅气质的年轻男子走出轿来,轻摇着手中的羽扇:“便是我?!?/p>

“说假话者,遥忆阁一概不管?!蹦缋浜叩?。

“真不愧是遥忆阁?!苯文谟窒炱鹆丝人陨?,一个老者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国师在外面等朕即可?!?/p>

轿内竟是夜寒国皇帝百里赋。

被称为国师的年轻男子走到轿边,扶着百里赋到了遥忆阁的门前。

百里赋虽病的厉害,但眼中还有着一种傲气和霸道:“朕还有力气进去,你去轿中等朕吧?!?/p>

年轻男子松开手,看着百里赋趔趄一下,颤巍巍地走进了遥忆阁。

关上朱门,墨风的掌中出现了三根银针,飞快地扎在百里赋的印堂、胸口、和头顶的督脉上。

“真是比御医的医术还高明?!卑倮锔车钠偈焙昧瞬簧?,他咳了几声后,赞道。

墨风一路带着百里赋来到后院湖边,走过新筑的九曲桥,到达了湖心亭。

湖心亭四周挂上了轻柔的水绿色鲛绡,清风徐来,鲛绡飘舞,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端坐着一个女子,正在不急不慢地斟茶。

九曲桥上放了一套檀木桌椅,百里赋缓缓坐下,环视了一下四周,最后才把目光放在湖心亭:“里面就是遥忆阁阁主吧?”

“嗯?!彼孀挪淮凰扛星榈呐炱?,一盏茶也稳稳落在了百里赋面前:“百里赋,夜寒国皇帝,年号承景,现年六十有八,命不久矣?!?/p>

百里赋刚抿了一口茶,就被那句“命不久矣”气得呛住,咳了好久,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若能给朕续上一年的命,朕便让遥忆阁成为御用脂粉坊,让你嫁给朕的二子百里旋为王妃?!?/p>

亭中传出了阵阵冷意,一颗拳头大的紫色夜明珠砸进水面,泛起道道涟漪:“遥忆阁上至贵女下至百姓,哪里不是口碑极佳?真当我缺这银钱和地位吗?”

百里赋盯着水面上的涟漪,久久不语--拳头大的紫色夜明珠极其稀少,国库中也只有一个鸽蛋大小的,而遥忆阁阁主直接把一颗拳头大小的扔进了湖中,这……

想到这里,百里赋又剧烈地咳了起来。

几条细线从亭中飞出,分别缠在了百里赋的腕上和颈上。百里赋不知郁寒是何意,所以不敢有大动作,只得静静等待着郁寒的下一步动作。

很快,那细线就收了回去,郁寒丢出了一个瓷瓶:“最多给你续三个月的命,回去别用其它药,每日午时吃一颗瓶中药即可。三日后再来取续命的烟花诗?!?/p>

“你当真什么都不要?”百里赋不信地问了一句。

“若我说我要宫中的千年灵芝,你会给吗?”郁寒的声音略带嘲讽。

“原来只是千年灵芝,遥忆阁还真是不贪心啊?!卑倮锔乘室恍Γ骸半薷阏馔ぷ尤「雒珊??”

郁寒笑了笑,朝着湖水虚空一捞,一个捧着笔墨的侍女就从水中站在了百里赋面前。

“真是神人啊?!卑倮锔衬砟砗?,握笔沉思了一会,沉思时还不时在剧烈咳嗽。

又看了看亭子中郁寒的身影,百里赋想起提起续命一事时,亭内散发出的寒气,于是提笔写下了“笼寒亭”三字。

刚写好,宣纸就被吸力吸进了亭中,郁寒看了看,命墨风送百里赋出了遥忆阁。

(二)

郁寒把“笼寒亭”改成“胧寒亭”,命墨风去定了匾额,回来后,二人又想起了百里惜香,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入夜,一个绸布包从东墙扔进了遥忆阁,正好被路过的郁寒看到。

绸布包中是一棵长满根须的老山参,山参上还裹着一张字条:

此参做为夜萤水的费用。

落款是卜机。

郁寒拿起老参左看右看,笑得合不拢嘴:“这下好了,省的我去药行找人参了?!?/p>

“一株千年灵芝就想换遥忆阁的香露,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墨风怒道。

郁寒重新包好老参,调皮地眨了眨眼:“百里惜香和那国师肯定还会来送东西的?!?/p>

墨风不知郁寒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作罢。

第二天天不亮,墨风就被郁寒强行拉去了浣花间,做所谓的“烟花诗”。

郁寒剪了老参的根须,命墨风用杜康蒸煮半个时辰,自己则又溜去了花房。

花房中多了一棵不高的小树,小树上结了五个不到手指大的水滴形果子,每颗都泛着莹润的光泽,如同悬挂着的玉石。

小心翼翼地剪下果子,郁寒又取了小半瓶华泫和几朵浅紫色的花。

回到浣花间,郁寒剪开果子的尖端,从里面倒出了几滴清水样的果汁,倒完五个果子,才出了一个炖盅底,又在果汁中加入了华泫和浅紫色的花,炖盅才放到火上。

老参的根须蒸煮出了一碗褐色的液体,散发着苦涩的药香。弃了老参的根须,又把液体滤过一遍,郁寒依依不舍地取出了一个匣子。

打开匣子上的锁,顿时异香满室。匣中是一块黑紫色的胶状物,摸起来极有弹性??从艉难?,这应该是世间难得一见的津亭阿胶。

“百里赋是肝火旺盛以至久咳不止,你这又是人参又是阿胶,会把他补死的?!蹦缒米沤蛲ぐ⒔禾镜?。

“他命本就该绝,不用大补之法续命,只怕他活不到下个月?!庇艉峁⒔喝咏?,开始慢慢熬煮。

墨风接过勺子,把郁寒赶到了一边,自己独自帮她熬起阿胶来。

郁寒笑眯眯地拿起一块红豆饼,边吃边盯着炖盅。

“我跟了你这么久,为何从未见过卜机?”墨风冷不丁地问道:“而且看样子你跟他很熟?!?/p>

郁寒呲着一口整齐的白牙一笑:“当年要是你经常把水泼在他身上,他肯定不这样讨厌你?!?/p>

墨风听得一头雾水:“我几时把水泼到过妖身上了?”

郁寒的手虚空一比,勾勒出了一个树的样子:“我宫中的那株紫藤,是不是每天都由你来浇水?”

墨风点点头,还未明白。

“唉呀,就是那条盘在紫藤上的白蛇?!庇艉笮Φ溃骸安恢闶钦婷豢醇故羌倜豢醇??!?/p>

真没想到,卜机竟然如此记仇。墨风只得仰天长叹。

一边聊着,郁寒一边熄了火,把炖盅里的汁液过滤。

“虽不是纯种送玉枝,但这么多果子也是可惜了?!蹦绯榱顺楸亲?,话中有些惋惜。

郁寒淘着花汁,暗想着待楼卿云回来,要怎样讹到送玉枝的种子。

淘完的花汁中还是飘着些许絮状物,郁寒满意地勾起一抹微笑,把花汁一股脑倒进了熬化的阿胶中。

阿胶开始冒起泡来,墨风和郁寒在一旁不停地搅着,直至阿胶与花汁完全融合。

冷却后的阿胶表面出现了似烟花一般的纹路,还飘散着阵阵清香,郁寒捧着匣子,对准即将升起的太阳,静候着第一缕阳光。

“这么早把我叫起来,原来就是为了这阳光?!蹦绱蛄烁龉罚骸安欢嘁闱级圆黄鹨偎娜鍪背??!?/p>

接到第一缕阳光后,郁寒把匣子锁上收进了橱中,和墨风分别回了落絮楼和赋雨楼,继续睡个回笼觉。

(三)

午时,郁寒端坐在落絮楼的露台上抚琴,琴音泠泠,但不合时宜的粗暴敲门声却响起了。

“遥忆阁的人全都出来!不然我们就撞门进去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高吼道。

“堂堂遥忆阁,岂容尔等小辈侵犯?”郁寒声音中带了三分妩媚和七分冷意。

“管你遥忆阁不遥忆阁!”男声又叫道:“犯了命案,就得去衙门!”

居然是个捕快。

“命案?”郁寒依旧不急不躁地拨弄着琴弦:“有何证据?”

“就是带有一个遥忆阁镌刻的玉盒!”捕快得意道:“里面的香粉有毒,经查证,是遥忆阁的东西?!?/p>

郁寒凤眸中闪过一丝杀意,纤纤玉指一动,一道尖锐的琴音就传遍了遥忆阁所在的鹧鸪坊,遥忆阁外的几个捕快皆被震得七窍流血。

“吾杀人,还用在香粉中掺毒?”郁寒话中带了一丝玩味:“可敢将证人带到遥忆阁对质?”

“阁主大人,我是罗小姐的贴身婢女春晓?!币桓雎源ㄇ拥纳舸胗艉校骸靶〗憬帐褂玫氖且R涓蟮碾僦?,仵作检验后说是胭脂里有不知名的毒物?!?/p>

“罗黛?”郁寒的手指反复拨着同一根弦,似在思索。

“嗯?!贝合Φ?。

听到春晓的回答,郁寒重重在琴弦上一按,几滴鲜血缓缓从她的食指滴落:“罗黛一直都是命一个名鱼依的丫鬟来买梳头用的桂花油和花钿,几时买过胭脂?”

遥忆阁外的捕头面面相觑,不知该信谁。

几张精美的花笺从遥忆阁内飞出,分别钉在了春晓和几位捕头的额上。

捕头们顾不上流血的伤口,拔下花笺看了起来。

花笺上写的是大多桂花油,也有花钿,还有一张,上面写的是茉莉粉,所有花笺下方都印有古篆体的“罗黛”二字,有一张还是昨天早上刚买的。

“那胭脂是什么颜色?”郁寒撕下一片衣摆包住了伤口。

“红色?!辈锻匪底乓檬种复ヅ?。

“别动?!庇艉に剂艘换岬溃骸鞍涯呛须僦蘸?,你们随吾再去罗府查看一番?!?/p>

罗黛的父亲罗岭身为礼部尚书,在郁寒和众捕头面前没有表现出太伤心,只是要求他们还罗黛一个公道。

郁寒拿起妆台上的锦盒,拈出了一枚花钿,轻轻嗅了嗅。紧接着,她又打开了一个布满灰尘的瓷盒。

瓷盒中的胭脂质地细腻,颜色也正,散发着玫瑰的清香,但是不知被谁挑走了一块,被挑走的那块边缘还有些发黑。罗黛的母亲秦氏看见瓷盒中的胭脂,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这不是……”

话只说到一半就被她生生咽下,抢过瓷盒后,秦氏抚着盒上的镌刻,欲言又止。

(四)

见状,几个捕头和罗岭见状便退了出去,秦氏这才开口:“这瓷盒中的胭脂才是遥忆阁的?!?/p>

郁寒冷笑一声:“遥忆阁极少使用瓷盒,这恐是人换了罗小姐的胭脂?!?/p>

“这是当时我差人去买的,买回来我嫌颜色太艳,所以就给了黛儿,没想到……”秦氏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珠,声音哽咽:“当初用这胭脂的为什么不是我!黛儿她当时还说……”

说到这,秦氏又停住了,泪如泉涌:“我当时就应该注意到的!”

“罗夫人别急,慢慢说?!?/p>

“黛儿平日用的脂粉都是梨香馆的,她那日问我,遥忆阁的胭脂怎么和梨香馆的那么像,质地都差不多?!鼻厥嫌昧ξ宋亲?,强压下悲痛:“我只当她小孩心性,太挑剔了,所以没理她,谁想到……”

“那当时罗小姐房中都有什么人?”郁寒的指关节敲击着妆台,不停地发出单调的声音。

“只有从小跟她的婢女鱼依?!?/p>

“这是夫人听春晓说的吧?”郁寒又检查了一番其它脂粉。

秦氏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郁寒:“姑娘怎么知道?”

“把鱼依找来,我有几件事要问她?!庇艉衅鹆搜劬Γ骸拔芟菀R涓蟮娜?,我定要教她不得好死?!?/p>

鱼依来后,秦氏和郁寒分别问了几个问题,最终得知,春晓前去送胭脂时,罗黛的房里一个人也没有。

“近几日罗小姐可有面颊红肿,呼吸不畅?”郁寒胸有成竹地问道。

鱼依连连点头,大颗大颗的泪珠从面上滚落,把玉盒里的胭脂洇了满桌殷红。

殷红中,居然夹杂着一点紫色。

“还真是半霄堕?!庇艉鹕硐蛲庾呷ィ骸懊魈?,便有答复了?!?/p>

“半霄堕?”秦氏急忙拉住了郁寒。

“一种西域奇毒,接触的部位会红肿,时间长了就会呼吸不畅?!?/p>

说罢,郁寒便扬长而去,几个捕头和罗岭全被她散发出的气场定在了原地,丝毫不敢阻拦。

墨风站在落絮楼的露台中,用一块白绢擦拭着琴弦上的血迹。远处屋顶上,一个人影轻移身形,极快地朝遥忆阁来了。

“查清是什么毒了吗?”墨风把琴收进琴囊,看着归来的郁寒笑问。

“半霄堕?!庇艉房醋乓黄脑?,嘴角又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今晚,我们去罗府玩玩?!?/p>

(五)

入夜,郁寒和墨风披了上次去纤云坊时披的披风,走屋顶来到了罗府。

罗府的前院依旧灯火通明,后院却暗的很,唯一的灯光便是一个粉衣婢女挑着的灯笼,看身形,应是春晓。

郁寒二人紧跟女子,来到了一个装潢华丽的小院中,女子轻叩了几下门环,三长两短。门开了,探出的脸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快进来!”

春晓轻笑一声,不急不慢地走进了小院。

郁寒和墨风对视一眼,翻身落入了小院中。

年轻女子似乎很愤怒,春晓则在不停地解释着。

墨风拔下郁寒头上的发簪,把窗纸捅开了两个小洞,正好可以看到屋内的情形。

屋内,春晓跪在地上,半张脸已经肿了起来:“二小姐,半霄堕奴婢真的混进去了,可是,可是他们把遥忆阁的阁主请来了?!?/p>

“所以呢?”女子的声音陡然高了八度:“你不会把半霄堕混在遥忆阁的胭脂里吗?”

“遥忆阁的胭脂,不知怎么回事,沾一点毒就会变黑”春晓俯在地上,眼泪把红木地板打湿了一片:“幸好奴婢只是挑了一小块来试,不然,不然遥忆阁的嫌疑就真的被洗清了?!?/p>

郁寒薄唇紧抿,指间出现了几根银针,迎着灯光看,银针泛着紫光,应是淬过毒的。

墨风紧按着郁寒的肩,不让她有所行动:“别急,等她们被缉拿归案,很容易就能杀了她们?!?/p>

郁寒点点头,继续耐心观察着屋内的一举一动。

年轻女子欹在一个贵妃椅上,锁着愁眉,无心再打骂春晓。

“二小姐,反正大小姐都已经死了,剩下的,是官府的事,与您何干?”春晓忽然出言道:“反正宁公子已经答应了?!?/p>

“对呀?!迸用伎坌Φ馗舜合缓惺资危骸坝胛液胃??”

春晓出了女子的小院,挑着灯笼,一路又回到了自己的厢房,回了厢房,她便急急找出一张纸准备投进火盆。

郁寒紧跟着她来到了厢房,见此,急忙甩出一根银针定住了她:“吾果真没有猜错?!?/p>

春晓动弹不得,看向郁寒的目光中满是不解。

“那女子,就是罗府二小姐罗玉吧?”郁寒坐在椅子上,拿起春晓要烧掉的纸看了看。

“是……是……”春晓躲避着郁寒的目光道。

“还真是包半霄堕的纸?!庇艉崃艘幌轮剑骸爸豢上?,罗玉身上相思露的味道太重了,居然留在了这纸上?!?/p>

春晓此时真想抽自己一掌--那相思露可是太后娘娘用的,香气浓烈,若不是秦氏和太后关系好,怎么可能弄到。

“那相思露二小姐已经赏给我了?!贝合凰佬牡厍勘绲?。

“哦?”郁寒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是这个吗?”

那瓶子竟然是装相思露的瓶子,春晓见此,闭上了眼睛,满面决绝:“是?!?/p>

“呸!”郁寒把瓷瓶重重一摔,脸贴近了春晓的面颊:“你身上毫无相思露的味道,当吾和你一样傻吗?”

“那你……想怎么样?”春晓扁扁嘴,又哭了起来。

郁寒笑而不语,拿过一张纸写了不少字,又拉着春晓的手按了手?。骸熬拖肷绷四惆??!?/p>

“不……不要……不……”春晓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放心,吾速度很快的?!庇艉蚩抻裆透合氖资魏?,精挑细选出了一根金钗:“吾让你死的漂亮一点,如何?”

春晓突然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了,只能任由郁寒把她拖到妆台前。

底粉,胭脂,口脂,眉黛,眼妆,花钿……最后,郁寒帮春晓盘了一个精致的百合髻,把那一盒首饰都装饰在了春晓身上:“上路吧,春晓?!?/p>

春晓眼中满是恳求,却终敌不过郁寒面上的狞笑和贯喉而过的金钗。

帮春晓合上双目,摆好那张她印了手印的纸,郁寒消失在了夜色中。

(六)

今天是百里赋来取烟花诗的日子,郁寒和墨风经过昨晚一闹,还真是不愿起床。

百里赋虽是用了郁寒给的药,但身体却依然一天不如一天。

“这是烟花诗。人世繁华,终只是烟花般的一瞬,三个月,足够了?!庇艉蜒袒ㄊ税倮锔?。

“这……这莫不是津亭阿胶?”百里赋打开盒子,激动不已。

“千年灵芝,皇帝不会赖账吧?”郁寒没有回答百里赋的问题,而是关心起了自己的灵芝。

百里赋呵呵一笑,从袖中掏出了一个匣子:“朕的命,不止值一株灵芝吧?”

“所以皇帝还想加点什么?”

“你,愿不愿意做朕的义女?”百里赋捻着胡须,眼中闪过狡黠。

百里赋打得如意算盘很好--让遥忆阁阁主成为自己的义女,以后他的儿女妃嫔就是她的亲人,这样一来,遥忆阁不想成为御用脂粉坊也得成。

“不愿意?!庇艉攵济幌刖途芫?。

百里赋如同被兜头浇下了一盆冷水一样,气得剧烈咳嗽起来。

“墨风,送客?!?/p>

墨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百里赋走到了遥忆阁的大门处。百里赋刚走出大门,就看到了一众捕头跪倒在地:“参见皇上?!?/p>

百里赋心生疑惑,捕头支支吾吾地什么都不敢说,只说是路过。

待百里赋走远,众捕头才开始找郁寒。

“你们找吾,是为了春晓一事吧?”郁寒轻笑一声。

“是,她认罪书上的字迹与遥忆阁匾额上的字迹一样?!敝酪R涓笥谢适易龊筇?,捕头对郁寒恭敬了不少。

“吾昨夜去罗府查证,春晓自知事情败露不好解释,所以就在吾写的认罪书上画了押?!庇艉叩?。

“那春晓为何要杀了罗小姐?”捕头沙哑着嗓子问道。

“准确说,那是罗二小姐指使的?!庇艉械揭R涓笸夂盎暗牟锻酚行┖眯Γ骸坝胨湍拥脑级ㄓ泄??!?/p>

“宁公子?”捕头们听得云里雾里。

又有一张纸飞出,钉在了一个捕头的额上:“这是包半霄堕的纸,上面有相思露的味道,凭此就能把罗玉捉来审一遍?!?/p>

捕头们连连道谢,急忙前往罗府。

当天,在大堂上,罗玉交代了事情的经过:罗玉和罗黛同时喜欢上了骠骑大将军宁铮的独子宁澜,罗玉性格泼辣,脾气不好,但罗黛却是一个温婉的女子,琴棋书画精通,身为男子,宁澜自然喜欢的是罗黛。

罗玉心中不服,纠缠着宁澜不放。宁澜心中厌烦,放出狠话,称只有罗黛死了,他才可能娶罗玉。这本是一句气话,却没想到,罗玉真的害死了罗黛。

看着大堂上哭得死去活来的宁澜,众人连连叹息。

既有皇室做后台,又有一个神奇的阁主,这一下,遥忆阁的名声更广了。

静冥 说:

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账号一键登录。喜欢这本《魂香化骨之南歌遥忆》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小手抖一抖,顺便就转走,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么么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ZvqRewR ZvqRewR ZvqRewR
  • 省委书记点赞铜川生态农业循环模式
  • 国航将开通北京—雅典直飞航线
  • 太阳将布莱索交易至雄鹿 换得门罗+两个选秀权
  • 学习十九大 关键在落实
  • 男子出租车上捡到苹果手机 打车送还婉拒感谢费
  • 置业这套88-125平高层住宅 购物休闲都很OK
  • 渭南政协委员李栓良:建议市区投放公共自行车
  • 预防打鼾记住8个妙招
  • 马凯参观央企创新成就展中国航发展台
  • 快讯!铜仁市第六届旅发大会暨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举行
  • 金针菇能防癌吗?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 火箭军:打仗型科技人才守望大国长剑
  • 经济适用车型 轩逸/卡罗拉降2.8万
  •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 首个共有产权房完成就业审核 虚报家庭10年内禁止再申
  • ZvqRewR ZvqRew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