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

第十七章 :露营

作者:痞老板.CS|发布时间:10-10 23:22|字数:3021

随着火车的长鸣,我和铃儿下了车。

跟我想象的一样,站台上空无一人,风吹进衣服里面,凉飕飕的。

“我家那边离火车站还有一段路呢,咱们得坐大巴回去?!蔽宜拇φ磐?,开口道。

铃儿抿着唇没有说话,小手拉着我的胳膊紧紧跟在后面。

我记得,出了火车站不远处就是大巴站。

可是当我和铃儿到的时候,大巴站的人却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往小河村的班车了。

意思是,如果今天我们要回去,要么走着回去,要么去大巴站门口碰碰运气,和别人一起拼车。如果都不愿意,只能在这边住一晚了。

没办法,我只好扶着陈宏水走出大巴站。

都已经离家这么近了,我哪里肯再多住一晚。

而且这些天来各种灵异事件在身边发生,我早就已经身心俱疲,更加不愿意耽误时间。

铃儿对我的话向来没有意见,陪着我在大巴站门口,看看有没有哪辆小面包车。

不得不说我们的运气终于好了一次,等了没多久,就有一个虎头虎脑的汉子来问我们坐不坐车。

“多少钱?”我有些警惕的问道。

不是我多心,现在就到处有这些黑车司机,先哄着你上车,等开到半路了就漫天要价。

不愿意给?那好,下车,自己走着回去。

汉子比出五个指头,我立刻追问:“五十块一个人?”

汉子点了点头,道:“这可是你们运气好,车内还剩下最后三个位置了,不然也不会是这个价?!?/p>

我一听也不疑有他,带着铃儿和陈宏水就上了车。

当面包车门一关,我突然发现车内除了我们之外,只有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少年。

“司机大哥,不是说车里面只剩下三个位置了吗,人呢?!?/p>

我有些慌乱的问道,心里面已经闪过了无数种劫财害命的新闻。

司机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指了指我的身边道:“喏,这么多人在,你还说没有人,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p>

听到司机这么一说,我立刻闭了嘴,心里面却也知道,这个车子里面的应该不是“人”。

也许是因为之前搭乘火车的经历,或者是招待所的那一次。我没有像以前一样排斥和“人”在一起,只想着早点回家。

看到我没有说话,铃儿自然也不会出声反对。

车子缓缓的开着,不过看司机和空气自顾自的说话,我心里面还是毛毛的。

车内我唯一能够看到的少年,他一开车就闭上眼睛,我尝试着上去搭话,可惜人家根本就不搭理我。

面包车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这样,估摸着有一小段了,车子却突然急刹车,司机骂了几句,让我们等着他去看看。

我好奇的把头伸出窗口,看到面包车的前轮下压着一个东西。

不过现在已经是傍晚,看的不是很清楚。

只听到司机在外头暗骂晦气,抬手将车轮下的东西提出来扔在旁边的草丛里。

我这下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黑色的野猫。

司机重新上车,却发现车子熄火了,没办法再发动。

这下司机是更气了,他下去一脚踹在前轮上,像是在骂自己,又像是在骂车子不争气。

我和铃儿对视一眼,也走了下来。

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烟递给司机大哥,我道:“怎么了,这车还能走么?!?/p>

“晦气,都行了两里路,居然熄火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咋办啊?!彼净闳佳?,吞云吐雾起来。

“莫不是要走回去?”我深吸一口气,继续问道。

司机摇摇头,说没办法。这附近全是田地,也没有个村子可以落脚。要么走回镇子上,要么就走回村里。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啊,我这车子今天才刚车检,状态良好,谁知道一上路就...”司机大哥有些懊恼。

我只是笑笑,将剩下的烟蒂给掐灭了打算回去扶陈宏水走。

司机大哥拦住了我,放低了声音道:“重要的是,这车子里的客人看起来可都不好惹啊?!?/p>

车里面的客人,我苦笑一声,看来这个司机大哥是真的撞邪了,指不定明早醒来一看兜里,全都是冥币。

对此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各有命嘛。我连自己都管不赢,哪里还有空档去管别人的闲事。

“行吧,那我们就走回村里吧。大哥还需要烟不,我这还多一包?!蔽倚闹卸哉飧鏊净故怯械懔醯?,看他一路也要自己走回去挺孤独,便掏出烟递给他。

司机大哥也不推脱,摆了摆手让我们赶快?;故O氯锫?,尽早在天黑之前走回去。

扶着陈宏水下车,那斯斯文文的少年终于没有再睡着。我看过去的时候,他正好对我笑了一下。

铃儿在身后催促我快点,我便没有和少年说什么,扶着陈宏水就走。

才刚走出一段路,就看到少年追了上来,瞧着他的体质也是弱不禁风的那种,没想到跑了这一截路下来竟然连大气都没有喘。

“等等我,我要和你们一起走回去?!鄙倌暝僖淮味晕衣冻鲂θ?,和车上的一模一样。

铃儿自然没有意见,我走在荒郊野岭里,怪吓人的。多个人作伴也好。

回乡的路我倒是不太记得了,之前就算回去也是搭车,基本上睡一路。

现在夜色渐渐降临,哪里还有白天的样子。我基本上认不出路来,只能沿着这条二级公路走回去。

“这里...好冷啊?!绷宥?,不住的搓着自己的胳膊。

脱下外套披在铃儿身上,我自己也开始觉得有点冷了。

少年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一脸羡慕:“你们真恩爱?!?/p>

干笑两声,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感觉自己走了许久,脚都已经酸了,陈宏水就像是一包沉重的水泥压在身上,喘都喘不过气来。

可是一看同行的少年,依然脸不红心不跳。

“哥哥累吗?”铃儿关心的问道,小手拂过我的额头,擦拭上面的汗珠。

我想说累,可是一对上铃儿那关切的眼神,我立刻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是铃儿担忧的看着前路,提议在外头露营一晚上。

“太晚了,并且路也不好走。等我们带着陈宏水走到村里,估计已经天亮,还不如休息一晚上,等明早看看有没有车子路过,顺便载我们一程?!?/p>

铃儿的话说的有道理,我本来就已经很累了,原地休息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就是不知道跟我们同行的少年是如何打算。

四只眼睛看着少年,他耸了耸肩膀说自己无所谓。

所谓露营,也不过是以天为盖以地为床,铃儿将我们的衣服一类支成一个小小的睡袋,我和她相拥着躺进去。

陈宏水被放在一颗树旁,少年则谁在陈宏水身边。

“哥哥晚安?!被鸸庀?,铃儿的双眼微微弯起,成月牙状。

捏了捏铃儿的小脸,这两天来的疲惫让我很快入眠。

蝉鸣声在耳边响起,迷迷糊糊中我感觉铃儿似乎起来了。

嘟囔两句,我以为铃儿是去放水,便没有理会。

等我睡得差不多的事情,突然不远处传来尖叫声。

猛地一掀开衣服,便看到及腰的杂草不断晃动,似乎有人在里面做些什么。而尖叫声正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铃儿?”我听着那声音,总感觉和铃儿的声音有七八分相似,立刻追了过去。

拨开杂草一看,铃儿不正横躺在泥土上,浑身的衣服像是被人撕开的一般,一条一条的十分凌乱。

过去想要把铃儿扶起来,可是她却好似不认识我一般,一边抗拒着我的接近,一边发出尖叫声。

眼看着铃儿就要落入一个泥坑了,我上前一把紧紧抱住铃儿不让她前进。

“不要,不要?!绷宥幌诺弥换嵋⊥?,反复说不要。

心头微微一抽,我低声哄着:“是我啊,铃儿是我黄学?!?/p>

铃儿含着泪珠抬头看着我,挣扎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哥哥?”铃儿小心翼翼的叫道。

点了点头,我看到铃儿现在这衣不敷体的模样,连忙从身上扒拉下最后一件衬衫套在她身上。

“我们出去再说,好吧?”

虽然语气上是在征求铃儿的意见,可我已经直接把铃儿抱了起来。

铃儿的脸色惨白,脸上犹带着尚未干涸的泪珠。

把铃儿平放在衣服上面,我这才开口询问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没想到这却让铃儿想起了不好的回忆,顿时神色惊慌又要变回我刚刚找到时候的模样。

见状我也不好多问,抚摸着铃儿的秀发,让她先休息休息。

铃儿紧紧抓着我的手,那力道大的让我手指都快要泛白。

“半夜的时候,铃儿肚子涨得厉害,想要去草丛里方便??墒?..可是...”

缓过来之后,铃儿开始语无伦次的讲述起刚才事情的经过。

“然后呢?”我追问。

“然后..他来了...他居然对我...”

“他是谁?对你做了什么?”

谁知道说到了这里,铃儿又开始失控了,拼命把我往外推去,嘴里喊着不要不要。

痞老板.CS 说:

羽书网支持第三方QQ、微博、百度账号一键登录。喜欢这本《今夜有诡》记得登陆账号收藏哦,每天还有免费推荐票,小手抖一抖,顺便就转走,推荐给身边的好友一起阅读吧,么么哒!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ZvqRewR ZvqRewR ZvqRewR
  • 省委书记点赞铜川生态农业循环模式
  • 国航将开通北京—雅典直飞航线
  • 太阳将布莱索交易至雄鹿 换得门罗+两个选秀权
  • 学习十九大 关键在落实
  • 男子出租车上捡到苹果手机 打车送还婉拒感谢费
  • 置业这套88-125平高层住宅 购物休闲都很OK
  • 渭南政协委员李栓良:建议市区投放公共自行车
  • 预防打鼾记住8个妙招
  • 马凯参观央企创新成就展中国航发展台
  • 快讯!铜仁市第六届旅发大会暨第八届乌江山峡百里画廊文化旅游节在沿河举行
  • 金针菇能防癌吗?吃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 火箭军:打仗型科技人才守望大国长剑
  • 经济适用车型 轩逸/卡罗拉降2.8万
  • 【一二·九运动】1935年12月9日“一二九”运动爆发
  • 首个共有产权房完成就业审核 虚报家庭10年内禁止再申
  • ZvqRewR ZvqRewR